我与“千面女郎”的情缘

图为作者与世界记忆工程亚太地区委员会主席瑞·埃德蒙森先生合影。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了“千面女郎”侨批。从相识、相知、相融,一晃十余年,而今已达到一刻不离、如痴如醉,脑子里几乎都是她的形象,她给我带来了好运、带来了荣誉。

      相识——偶遇侨批

      和“千面女郎” 侨批的相识还得从2003年说起。彼时的我,正好从事华侨谱牒研究,在翻阅诸多华侨族谱的过程中,一条谱载信息令我疑惑。民国初年,侨乡的一位批脚,单凭送信的差事,便能养活一家人,甚至还能盖起小洋房。当时我只因找资料一略带过,不过在脑海里已留下印记。日后的我带着心结,寻找答案,误打误撞进了“侨批”的园地。

      随着研修的深入,“千面女郎” 侨批展露出她那娇美的容貌,她那风姿、她那气度、她那内蕴,着实让我沉迷。我被侨批里所蕴含的“善事父母”的孝悌故事、“舍生取义”的献身精神、“信义立本”的商号文化、建设桑梓的动人事迹所折服。侨批承载着中华民族优良传统,见证了中华民族抵御外侮、威武不屈、前赴后继的伟大精神,展现出中华民族的气魄和精魂,我为之动容。

      2008年,我写就了《闽南侨批:儒文化的缩影》一文,参加了在泉州召开的“闽南首届侨批学术研讨会”。在去泉州开会的大巴上,我巧遇了一同参会的福建省图书馆的许建平先生。一路的畅谈:侨批、回批、暗批,侨批的功能,侨批的文化属性,侨批的金融属性等等,应验了古语“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由此,我对侨批有了新的认识。正因侨批牵线,在泉州召开的学术会议上,我有幸结缘了新加坡知名侨批研究专家柯木林先生以及国内一批侨批民间收藏家,他们成为我日后的学术同仁和挚友。从此,我开启了一个全新而富有神秘色彩的研究领域。

      相知——研读侨批

      《孟子·万章下》曰:“人之相识,贵在相知,人之相知,贵在知心”。相识,贵交心也。我把心交给了“千面女郎”侨批,我把情交给了她,她俨然已融入我生活中,成了我的挚友。我的案头、我的书房、我的办公室,随手都能拥抱她。

      为此,我倾注了满腔热情去追求她,渴望投入她的怀抱。俗话说得好:“相识是缘,相知是情。”真情相依,细心研读。十多年来,有关“千面女郎”侨批的书籍、史料等,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我不厌其烦地、费尽周折地加以收集。如《百年跨国两地书——福建侨批档案图志》、《海邦剩馥:广东侨批档案》、《泰国侨批文化》、《东南亚华人与侨批》等几十种。每得到一本书,我都细细地爬梳着,生怕疏忽、漏过一个字。我一字一句地慢慢品味,一封信一戳记细细地琢磨,潜心地琢磨着那一排排半土半洋、手工造物、历经岁月而留下最深情感的信物。这种揣摩是孤独、寂寞的,常常会因不解批信中的某个字而茶饭不思,苦思冥想,四处请教。好在我有一位出生于闽南惠安县的妻子,她从小在海边长大,精于闽南话,时不时地做了我的翻译官,解了我诸多烦恼。“千面女郎”好似懂了我,接纳了我,温情地向我倾诉着她的过去,向我敞开她那饱经风霜的胸襟。我从她的身上,真正领悟到“千面”的韵味。

      多年来,我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研究视角,连续申报了福建社会科学院多项侨批课题。“情到深处花自开”,从此,“千面女郎”在我院落了户,在我的心海里扎了根。多年的探索和积淀,近些年来,我发表了诸多有关她的学术论文,诸如:《福建侨批多元文化价值探略》、《侨批与侨乡民俗文化探究》等近20篇,其中在核心期刊发表8篇,另有2篇侨批调研报告受到时任福建省委常委、秘书长叶双瑜的批示,我的研究成果得到专家们的认可。多方合力,侨批从隐性学科变成显学,让更多的民众了解“千面女郎”侨批的多彩形象。但她呀,仍不满足,不满于我对她的肤浅了解,仍不断地催促着我、鞭策着我。

      相融——侨批反哺

      兰台人说兰台事。长期从事兰台工作的我,与“千面女郎”侨批喜结情缘后,为她的博大精深所叹服。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把侨批誉为“侨史敦煌”,足见其在学术界之分量。我倾注了十多年的时间潜心钻研,终有回报。

      何止于我。近些年来,福建省、广东省从政府部门到民间,都对侨批倾注了极大的热情,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心力。2012年12月11日,福建省档案局等三家单位联合在福州举办了“中国侨批·世界记忆”国际学术研讨会,我受邀参会,主持“文献价值与世界遗产”分会场讨论,并以《福建侨批多元文化价值探略》一文进行了学术交流,得到同行的肯定。会上,我结识著名侨批收藏家、泰国中华会馆理事长许茂春先生等中外侨批专家、学者。他们成为我的学术挚友,无私地赠送了我许多有关侨批的学术著作、影印件资料,甚至毫无保留地将侨批的学术见解与我分享,让我少走弯路,受益颇丰。

      2013年4月19日,由国家档案局、福建省政府、广东省政府联办的 “中国侨批·世界记忆工程”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从国家层面,为侨批申报《世界记忆名录》冲刺而造势。我又因侨批之缘,获邀参加了会议。据说,学术会议极少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作为半路出家搞学术的我,真是幸运极了。会上,中外专家学者围绕侨批档案的世界价值与意义这一主题,进行了全方位、多视角、深层次的交流与研讨。我细细地聆听着他们高站位的的发言,拓宽了自己的学术视野,拓展了研究思路。

      最意想不到的一件事发生了。会议休息期间,在与许茂春先生二度畅谈中,许先生从西装内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来,签上他的名字,并说道:“邓先生,我邀请您来泰国参加6月份的侨批研讨会。”我惊愕,这份邀请来得太突然了;我兴奋,多年浸润的“千面女郎”侨批,竟显神了,让我如此地受人尊敬。因她之缘,我竟能出国参加研讨会。

      同年6月9日,我如愿以偿,应邀来到泰国曼谷,参加了由泰国中华会馆、中国福建省档案馆等5家单位联办的侨批档案展览暨学术研讨会。我亲历会场,零距离地接近那些泰国老侨胞,聆听他们的心声,颇有感念。泰国之行真值啊!

      经过不懈努力,侨批档案于2013年6月19日成功荣登《世界记忆名录》。“千面女郎”侨批,成为名符其实的世界性珍品。这是闽粤两省政府、民间组织及海内外华侨历时近十年而修成的正果。福建省档案局局长丁志隆曾总结:侨批档案是福建首个入选世界记忆遗产的项目,它的入选实现了福建世界自然遗产、文化遗产、非物质遗产和记忆遗产的“大满贯”。这是“十二五”期间,福建省档案工作一大盛事。我为侨批成为世界性珍品而感到自豪和骄傲。

      2016年3月18日,福建省档案馆召开福建省侨批文化品牌建设座谈会,商讨福建省侨批文化品牌建设等事宜,我受邀参加了座谈会。会上,出于惜缘才能续缘之故,就“十三五”期间,如何打造福建省侨批文化品牌建设问题,我提出了“修炼内功”、 “加强外联”、 “引起重视”三点建议,希望引起省里决策层对侨批工作的更加重视,让福建侨批品牌建设得到更好的发展。

       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说得好:“一事专注,便是动人;一生坚守,便是深邃。”我愿意穷一生之力,钟情于“千面女郎”侨批,专注于“千面女郎”侨批的研究,为中华文化瑰宝的大放异彩而孜孜以求并坚守。(邓达宏)


来源:福建侨报 2016年10月14日 05版 作者:邓达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