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孝心在侨批

      孝道,历来是中华民族维系传承的生命纽带,是延续至今的优良传统。父母生育劬劳之恩,不可一日或忘。当年,笔者曾离开父母,“上山下乡” 到山区,每逢大小难处,辄思父母呵护之恩。由此推彼,侨胞远离父母,飘洋蹈波,到异国他乡谋生,或在彼娶妻生子,落地生根,开枝散叶,然而,他们对国内眷属的思念之情,却历久而弥醇。

      华侨想念在家乡的父母和其他亲人,苦于无法团聚,频寄书信、款物回老家,侨批是理想的载体,水客、批局是理想的鱼雁。侨胞写给母亲的信,不吝用“跪禀”之类敬语;接到回文,同样用“捧读”、“跪读”语句。

      下面介绍的这组三件侨批,系由生活在南洋的郭作舟、作梅、作揖兄弟姊妹、侄儿女所寄发,作者原籍广东潮安内龙溪凤廓乡,他们虽可能处于社会底层,但侨批字里行间中却真实流露出海外华侨对家乡母亲的浓烈情愫。

      这是一封1966年由郭氏兄弟策划,由孙辈七人联名寄给祖母的祝寿侨批。

      祖慈大人尊前:

      敬禀者。农历八月廿二日乃大人寿诞之期,孙等集些微款,聊为奉敬。同时,三叔父之长女亦在本月十八日出阁,彼寄来港币二拾元,作为老妈羔之敬。家父及三叔合寄拾五元,作为祖慈寿诞之用。其余之款,则是诸男女孙辈所凑,寄抵,祈检收。逢□期,共寄上港币柒拾五元,请收启是盼。祖慈大人玉体谅必安乐可卜焉!

      谨此。敬请

      福安!

                                       公元1966年9月30日

                                      孙  建树 建业 建雄 建武 素霞 瑞霞 静霞(即三叔之长女) 谨上

      从这封批信中,我们可以大体推断出,郭家几位兄弟在南洋混得实在不怎么好,儿女也不少。你看,正值慈母寿诞时,兄弟二人(家父及三叔)也只合寄了15港元,刚出阁的孙辈静霞出了20港元,其他6位兄弟姐妹合寄40港元,算起来也只有75港元,按当时汇率,兑换成人民币约30元。虽说微薄,然千里鹅毛礼轻,仁义孝道厚重。兄弟子侄取名均按中国传统昭穆制度,连女儿们也按班辈排序。套用人们熟悉的歌词,“这是绿叶对根的情意”。儿子们深谙父母对长辈的孝道之心,特意没自己写批信,曲意让孙儿孙女落款,具名向祖母拜寿,好让母亲想念儿孙的深情能稍许放怀!

      而另一封批信读来,则更使人动容,信中没有絮絮的长篇大论,而是言及在祖国和家乡经济发展遇到严重困难,生活物资匮缺到难以想象的程度的时候,寄来了大批家中适用、救急的种种物资。

      慈亲大人膝下:

      敬禀者。日前奉上片草及寄建树孙儿此次结婚肖影四张,谅经收到。而所陈述各情,必荷明悉矣。洁如表兄已在此期大宝来轮船归梓,叻中开行,大概是六月六、七日之间,儿等有寄各食物用物共成一牛乳袋,抵,祈向领。各寄去之物,母亲切欲分给作屏妹及作锐弟等,多少由大人主意。此一袋内暹米二珍50外斤;白糖一中珍3斤;猪首肉3个;猪肠一珍约5斤;腊猪肉20块,按5斤;咸鱼一中珍约5斤;盐及甜罗的饼一中珍3斤;甜口糖一小珍;大庄人标麦片一珍。尊奉大人日常之用,砂仁鱼大2、小2罐;咳哮水一罐;肥皂一□十块;大人缝好乌裤2个;内衫三条;新厚卫生衫2条;较旧黑裤一条;面巾10条;手巾2条;牛乳开一枝;大、中锅2个;内装桌上时钟1个,是建树孙奉上者;另,指甲剪1支,送给作儒收用,小童裤带2条;小童玩具手表4只;颈练2条;小风车仔1架;化学小童1个;铁盘仔6个;铁小□6个;面盆仔1个;红色铁汤匙10支;铜大匙一支;三脚火柴1大包;小孩鞋及鞋拖6双;红烟3包;7唛烟支一包20支;小火柴4盒,此几味是二嫂尊送于作儒叔,请他代为孝敬大人。另外,较旧大小衣服成百件,并无有破者,到时须斟量分送有关屏妹及作锐等人。另,较旧鞋1双,送作儒日常用……此次浩如兄归家,儿及兄等送顺风及寄物须费在叻币500元。

      谨此敬告,并请

      福安!

      1961年6月1日儿作舟 作梅谨上

      牛乳袋,20世纪五六十年代闽粤民间对麻袋的称呼。“珍” 、“弄” ,马来西亚、新加坡容器的俗称,应是外来语在马、新的叫法,后传播到闽南、潮汕侨区。经向归侨询问,据他们介绍,一珍即一铁皮罐子,该批信内言可装暹米50多斤,故称装白糖3斤的为“中珍” 。因为当时的国际态势,华侨想向祖国汇款、寄物资困难重重。所以华侨作舟、作梅兄弟(妹)只好沿用多年前侨批托水客带送的老办法,请返乡的熟人带送,当然,合理报酬也是需要的。“此次浩如兄归家,儿及兄等送顺风及寄物须费叻币500元”。彼时的新加坡不是“亚洲四小龙之首”,经济尚未起飞,这笔款项及汇寄物品的费用,够郭家兄弟省吃俭用很长时间。知道年近八十的母亲喜欢吃猪头肉,兄弟们一口气寄了三个。华侨向国内寄物品,多是南洋特产,困难时期托寄食品用品也很常见,郭家兄弟一批寄了38种物品,光没破的旧衣服就百多件。因新加坡地处热带,夏衣轻、薄,重量少,故当时用一麻袋即可装下。侨批史上少见,华侨子女给家乡母亲寄猪首肉。一片孝心,天地可鉴!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也”,年老的一辈终须离去。慈母离世给郭家昆仲造成了极大悲痛。1968年10月9日,作揖兄又给作儒弟来批:

      作如弟如见,前日接来书详尽,祝你们安家快乐。近因□儿侄经营红毛什生理失败,负债太多,兼英军1971年撤退,经营红毛什生理一落千丈……前途茫茫。寄去叁拾元,以作下月吾慈去世二年买些礼物去拜他老人家,同时代为默念说为兄不孝!

      兄今年63岁,与尔隔别二十一年了,未卜何日能得遇面?为知一叹!付去影相一张存为留念。

      合家平安!

      1968年10月9日  作揖书

      儿侄生意倒闭正在清盘,当然牵涉到作揖诸兄弟;前途茫茫之际,慈母的忌日不敢稍忘。请托祭拜时,向他老人家默念“为兄不孝”。关山遥阻,年逾六旬,兄弟分别廿余载,当时形势下,见面确实太难!

      这三封批信主人虽然不属福建籍,但儿孙出外,牵挂父母,天下皆然,并不让闽南、潮汕游子专美于前。广东潮汕华侨与福建华侨思念慈亲之情,是一脉相承、代代相传的。(苏通海)

      注明:文中□为侨批中无法识别的文字


来源:福建侨报 2016年10月28日 05版 作者:苏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