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缅甸侨批“遇见” 福建前贤

       缅甸是连接南亚和东南亚的交通枢纽,是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重要的国度。

      公元二世纪,我国商人经过怒江、伊洛瓦底江来到东南亚古国缅甸,将丝绸运去,换回玉石、香料等珍贵物品;滞留缅甸的华人在此娶妻生子、开枝散叶。

      同盟会员  闽粤华侨为最

      华侨移居缅甸,以云南边界一带的人为多,这是陆路;更多的人如闽、粤民众,则走水路。孙中山先生流寓海外,鼓动革命,缅甸是同盟会活动的一个重要地区。已故漳州一中陈志强老师,保存下来一本徐市隐先辈遗著、由庄银安、王度“中华民国二十年”作序的《缅甸中国同盟会开国革命史》,已经记载2324名同盟会员,尚帙1000多人的名单。籍贯以属广东、福建为最,在里面,我们不时可以“遇见” 祖籍龙溪、海澄、漳浦等县的福建籍前贤。

      1824年、1852年和1885年,英军多次进攻并最终占领全缅甸;1886年,缅甸被划为英属印度的一个省;1937年又把缅甸划出来,由英国总督直接统治。1942年日军进攻缅甸,现在我们耳熟能详的惨烈的中国派遣远征军,在这里洒下太多鲜血,抛却太多头颅,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立下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从新中国第二任外交部长陈毅元帅的诗中,认识了“胞波”这个特定词汇。

      有华侨聚居的地方,就有与祖国通信、汇兑的需求。银行不仅汇费太贵,且以数额太小而拒绝收汇;邮局以币制不同的由头,同样拒绝服务;因此,给从水客带批、铺商兼办;经营手段灵活多样而发展、壮大的侨批局,让出生存空间。

      既然是英国殖民地,那么早期缅甸的侨批,也使用总包制,用不着逐封贴足邮票;一直到1927年,按万国邮联规定,必须每封贴邮票也没有严格执行。1929年开始,要求每一封侨批贴足邮票,再以总包发到中国。

      天一批郊  在缅甸也有芳踪

      侨批爱好者、研究者意外发现,郭有品和他哲嗣所创立、发展的天一批郊,总是给我们惊喜——原来在闽南华侨不多的缅甸,也有它的芳踪。

      封面:烦至同安西门外莲花山莲山头□理社交  家兄叶印文泽收启  外附英银陆大员正  愚弟叶文皮手托;右上角钤如意闲章一,左边从上至一下三个护封正方形章; 封背(图2):迪吉辛亥年花月十五日在仰光猫礼篦封(毛笔手写)。钤四正方形九十度偏转护封章;右下部双圈天一局圆章,图曰:天一局仰光猫礼篦  理信专分大银无工资; 上有无框竖条帮号戳:光七(手写)帮花拾伍发。右边上中部三圈、内圈四分、中圈二分章,文:郭有品 天一局 住厦门大史巷理信专分大银无取酒资□帮。写信日期清晰、明确,换成公元纪年为1911年4月13日,同日天一局发信,为第七帮。推测天一局从缅甸到厦门,大约每半个月为一帮。不算频繁,可能受制于轮船班次;美中不足则是没到厦门的日期。

      1939年的这通侨批有点意思。信封照常是“烦送至灌口下西浜社宅里角呈  陈福利侄儿收外付大佯壹拾贰元  由仰叔陈其惯手托”。封背贴一大一小两枚邮票,是用“INDIA ”加盖“BURMA”成缅甸邮票。边盖一航空戳记,长方形章英文阴刻“BY AIR MALT  PAR AVION” ,框外上部无框阳文“航空”中文二字。这个批局居然名称为“仰光顺和航空信局”。 航空没有直达厦门,而是到香港,然后转轮船海运到厦门方向。彼时厦门已被日寇占领,邮包到底封到鼓浪屿或是晋江(泉州)、闽侯(福州)不详,没留下供后人考据的邮史。

      说到辛亥革命前的老同盟会员,就不能不讲到祖籍汕头之张永福先生。他和陈楚楠与孙中山先生的情谊,对中山先生革命事业鼎力支持;张永福几乎成了孙先生的私人秘书。“晚晴园” 成为革命势力的大本营司令部,据说,准备推翻帝制、建立共和拟作为国旗的首面“青天白日满地红” 旗帜,是张永福夫人在“晚晴园” 中漏夜赶制出来的;她是我们讲到侨批业时,多次提到的林义顺先生的母舅。

      侨批局大家  张永福不降日寇

      有一位与他同名同姓易为混淆的缅甸华侨、厦门灌口人张永福先生,1908年与庄银安、徐赞周等筹建仰光同盟会,创办益南学校、觉民书报社,宣传、鼓动革命,聚集革命力量,配合孙中山先生的革命活动,筹资募款,并派同志回国参加革命活动。辛亥革命后为首届仰光同盟会副会长。民国二年(1913年)在缅甸开设张永福商号,经营进口大米,自租船只往返于南洋、厦门之间,收益斐然。经营中他发现,潮帮侨批局办得风生水起,而闽南人要寄侨批须大费周章,甚为不便。他也开张侨批局,闽人寄信款就方便多了,也可有经济收益。批局总部设在仰光,马来亚槟城设有联号。批局名称曰“永福公司”, 在厦门分支机构“永福公司住鹭江道旧洪本部路头”, 在侨批封上可以查到这些信息。日军进攻南洋,张永福不愿为倭寇驱使、奴役,沿海被日寇封锁便,他从缅甸启程步行返乡,不幸逝世于云南楚雄县立医院。国民政府和民众给予极大哀荣:“……追怀往绩;轸悼良深,应以明令褒奖,以彰忠义”。

      每逢轮船进、出港口,便有数目众多侨批吞吐,亟需盖始发戳或落地戳。缅甸邮局也似汕头、厦门一样启用机盖戳。但它的机盖戳别具匠心,它是带有收纳邮费的机盖邮资机戳:据许茂春先生考证,邮资机戳图由两部份组成先是双圈加镶仰光华侨银行缩写文字标记,是华侨银行租用专门邮戳在寄往潮汕的侨批上可以见到,而在“缅甸蔡水坡”通过仰光华侨银行“烦送福建海澄东门外埭仔社交  拙荆袁氏台启”的“平信”(手写)侨批上,也有此戳记。泰国华人许茂春先生评价它“……也是海外侨批侨批邮品中罕见和特殊的侨批专用邮戳。是侨批邮品中特殊而重要的邮品。”所以见到龙溪地区的侨批,总是不吝青蚨,尽量收归箧中;否则流出国外就难说了。还好这些佳品,留存在许茂春大家手中,算是得其所哉!

      我们再说一个奇怪的事,同样是仰光蔡水坡寄给“袁氏贤妻(这回不是‘拙荆’)” 的侨批,盖着“圆戳及小半圆”戳到汕头盖有机盖落地戳,内文:“汕头□ 26、6、17、10、10多寄信 平信 平快 快递 航空”。 见多识广的中国邮史研究会会长,中国香港集邮家麦国培,手中缺乏此戳式时,他的《中国机盖邮戳图鉴》,没有把它正式编入。

      封的正面左上中部残留的是另一机盖戳大半部:“厦门 AMOY  年  月  日  商务传单 邮局代派 ”。同样,由麦先生考证,该直式邮局机盖戳仅限厦门、天津、广州三地使用。侨批局运作的信用戳或中文或英文历历可辩,在同一侨批封上,同时盖有汕头、厦门两地各自而非公用的机盖戳,已经是邮政史上佳邮品,何况是侨批。但意犹未尽,不知是汕头抑或是厦门的邮局,还“锦上添花”,加盖了代表欠资的法文“T”,更使该封的历史价值、市场价值身价倍增。估摸着蔡水坡先生在仰光投寄批银,该批信由潮汕系批局寄往汕头,尔后再通过邮局,转递闽南的海澄而非潮汕的“澄海”,而款项则潮汕系批局与闽南系批局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虞有误。料想邮局认为该侨批跨邮界转递,要另外补收国内邮资双倍欠资。这做法大有商榷余地:该侨批在仰光已纳足国际资费,照理说中华邮政有义务、有责任把它送到信上指明的明确的目的地,而不该苛求用户另外付款。

      珍品有时在平常中得到,这就是收藏的真缔。

       注明:文中□为侨批中无法识别的文字(苏通海)


来源:福建侨报 2016年11月18日 05版 作者:苏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