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恩爱 鹣鲽深情

      夫妻,人伦之大者。据说,某官判案时,质之某女,父母、丈夫孰重。此女亦智者,把相悖的论题抛还法官:无衣无裤不可见父母,无衣无裤可以见夫君!

      青壮年抛妻弃子,背井离乡,渡过莫测的海洋,奔赴神秘的异土,为的是赚几块钱寄回唐山奉养双亲,抚养妻女。大多侨胞都不带妻子同行。留下家乡的妻女,替侨胞祭祀祖先,侍奉翁姑,哺育子女,提携兄弟,在外的侨胞对妻子,是满怀愧疚之心。所以,侨批中经常见到丈夫对妻子的表白——中国旧时代,丈夫对妻子的感情不外露;侨批给了丈夫们表白的机缘。

      随手撷取新加坡华侨王金春几封侨批为标本,看看侨胞的鹣鲽深情。王金春先生从上世纪30年代至50年代在新加坡,熬过残酷的日军迫害。其间除那3年多之外,音信频传。

      封一:此侨批封已佚,信中日期清晰。

      字付江氏贤妻收知:

      启者,夫妇之情,套语勿用。在外平安,不须远介。子女祈勤心调理为要。家务纷纷,皆赖治理。祗为中日战争,音信久疏,此心怅怅,莫奈之何。身心两地,望眼将穿!近闻咱乡毁屋之说,未卜近况如何……书不尽言,顺颂妆好!

      愚夫王金春戊闰月十二日缄。

      戊年闰月,为戊寅年闰七月,1938年,民国二十七年。这年5月10日凌晨,日寇以海陆空优势兵力、优良武器,进攻厦门岛,13日基本占领闽南侨胞进出洋的这个要冲。数月之间,一片纷乱,岂独侨批局然。与湖里山炮台相呼应的南太武炮台,炮台下方的卓歧村,一时变成前线。剑拔弩张,能通音信就感谢皇天后土,谠论侨批。挂念妻女眷属,王金春“身心两地,望眼欲穿” 。日本军阀给两国平民百姓带来深重灾难。有形损失尚无明确统计,无形煎熬更无法估算。

      封二:“烦送南太武山脚卓岐社园中央交  江氏内助收拆  外附去大银叁拾元  由叻王金春托” ,背有手写“固封  戍腊月初二” 、“厦门一  AMOY  29、1、39,11” 点线三格邮戳。

      江氏贤妻收知:

      ……接来信所云,诸事俱各知悉。云及年冬大旱,五谷失收,此亦天数。若云公田所收租谷,对于政府派寒衣准备金,此是以公治公,乃是正理。千祈在唐勤心料理家务为要,子女勤心调拂……

      戊腊月初二日  夫王金春缄

      做为一家之主,王金春的安慰是软弱无力的。“年冬大旱,五谷失收” ,只能诿之“此亦天数” ;“公田所收租谷” ,本准备祭祀祖宗、子女上学费用,谁知抗战急需,被充作“政府派寒衣准备金” ,王金春洞明道理,没有国哪有家,“以公治公” ,以小公服从大公,“乃是正理”。

      封三:此侨批,王金春于“ 辛八月十七日封固” ,背存 侨批局戳记、邮局“厦门甲  AMOY  18、10、41”三格点线戳,内函为“孙中山头像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努力遗嘱”笺。

      江氏贤内助如握:

      忆自离家南渡,瞬眼倏忽数秋之久,无时不萦绕於梦寐也。每念堂上祖先祭祝以及家中诸务,全赖吾妻治理,子女等惟祈勤心教养,以释远怀,则感激莫铭。……敬维健康自爱,余无他言。顺颂安好!  愚夫王金春  古七月十六日泐。

      赴南洋数载,思念之情溢于言表,除了批信、银洋,实在不能替妻子分担一点点事务,子女哺育、教养端赖妻子,只有阔别睽违多年,才理解 “贤内助” 之辞确有深意而非泛泛套语。

      我们再来拜读王金春先生下一封侨批罢。侨批收信人“王炳明吾儿收启  外付去国币叁万元” ,王炳明髫辫,实际收信人是他的母亲。

      书付江氏贤内助收知:

      启者,自从别后以来,倏尔十载之久矣。夫妇之情,思念未常不忘。……愚夫已经差误,十分自愧,无言可答,望不可时常寄关信责,已使愚夫在外道路不记经营是幸。吾妻心中放清,不可时时忧虑损身体,定无背贤妻之情是也!……

      此询  近安!

      卅五年五月初六日王金春缄

      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了,侨胞急急忙忙寄信、汇款给唐山亲人,探询他们的安危。“出国倏尔十载”,虽然音信被阻近4年,王金春时刻不忘祖地,不忘独自撑起一家的结发妻子。10年了,单身漂泊打拼,什么事情都可发生;在南洋再组家庭、子女成群者不在少数。面对妻子数次责疑,王金春信誓旦旦:“吾妻心中放清……定无背贤妻之情!”

      旧社会,妇女闺名绝不对外,所存解放前王金春侨批收件人除了“贤内助江氏” 外,也有挂名年幼的儿子、女儿收。

      新中国成立,妇女地位不再卑下,在社会上理直气壮有了自己的大名。上世纪50年代初,全国普选人民代表,人民当家作主行使权力。漳州市于1953年开使选民登记,广大妇女一些奇奇怪怪、写不出文字的闽南方言名称、俚称,为新的健康向上、有文字的名字所替代。

      那么,王金春的“江氏贤内助” 有了什么名字呢?1957年,王金春寄来的侨批收件人,叫“江马贤妻”(或‘石码’ 的‘码’)。(苏通海)


来源:福建侨报 2016年11月25日 05版 作者:苏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