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信局: 隐蔽的接头站

      “哥哥 你别忘了我呀 我是你亲爱的梅娘  你曾坐在我们家窗下 嚼着鲜红的槟榔 我曾经弹着吉他 伴着你曼声歌唱 在我们遥远的南洋……”。

      从“梅娘”到“哎哟妈妈”

      “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们曾偷偷吟唱着这如泣如歌的《梅娘》曲调,无端感觉到这“南洋”就是印度尼西亚,浑然不知这首歌居然也是国歌《义勇军进行曲》词、曲作者田汉、聂耳的杰作。

      上山下乡时,月光下田塍上无忧无虑高声“唱”着《哎哟妈妈》,倒是知道这是印尼民歌,却不知调子跑了多远,自己篡改了多少歌词,让它变得多么粗鄙,欢快俏皮的旋律安抚了燥动的青春。据说1960年,刘淑芳首次在舞台上广播里演绎了此歌便大热,很长时间里,外国传入的歌曲,它的演唱频率仅次于“祝你生日快乐” ,懵然不知道它的译词配曲者,居然在漳州街旁小店铺为顾客配钥匙。他就是1931年出生在印尼的漳州华侨,一个坎坷半生,却为人们带来美的旋律的使者——林蔡冰老人。

      从爪哇国到“荷属东印度”

      印尼是由17508个岛屿组成的世界最大的岛国。古代中国称印尼为爪哇,在白话说本里经常见到这样说法:把某某东西“丢到爪哇国”,我们祖先早就知道有爪哇即印尼存在,并知道它在窎远的海洋上。

      据载,20世纪80年代,印尼华人在440万到600万人之间。但长期以来在当地娶妻生子、开枝散叶的加入印尼籍有华人血统者不可胜数。据元代周致中《异域志》载:“流寓於其地之粤人及漳、泉人为众极繁”。多次跟随郑和下西洋的马欢、费信、巩珍的著作里,就记载爪哇和苏拉巴亚(即泗水)有华人聚居。估计他们可以为郑和船队当“通事” 即翻译,因为郑和的副手王景弘就是漳州府人(漳平原属漳州),和漳泉人士交流本无隔阂。

      “1982年2月,法国研究南洋华侨史的学者苏尔梦女士给我父亲陈盛明寄来一封探讨华侨史有关问题的信件,并赠送了两份华侨史资料,其中之一是清代漳州华侨的墓碑的复印件。”已故的著名漳州古代海外交通史、月港史研究专家陈自强曾撰文如是说。他据此考证了里人、天宝镇路边(辂轩)村清代印尼泗水甲必丹韩振泗生平及传承后裔,成为“漳州华侨史的珍贵实物” 研究的重要文献。

      历史上,甚至有华人在印尼建立政权。1770年,广东客家人罗芳伯于西婆罗州(今西加里曼丹)成立政权“兰芳公司” ,首任首领由同为客家人的陈兰伯、次任罗芳伯担任。1777年改为共和国,设首都于东万律,称“兰芳大统制共和国”,该年又称兰芳元年。这个国家存在约110年,还想办法与清王朝联系,欲成为大清藩属国,却为清帝漠视。最终,由荷兰殖民者以犀利的火器占领。

      荷兰侵入印尼,对原住民和华侨进行掠夺性统治。《噶喇吧纪略》载:“彼荷兰者睹唐人之日众,渐有厌薄之意,重加剥削。”彼时称印尼为“荷属东印度” 的荷兰殖民当局,大肆买卖华人劳工,1662年被掳至澎湖列岛修建城寨碉堡15000中国人被贩卖到印尼吧城当奴隶。他们还在闽南、潮汕招募劳工。

      大中信局的秘密

      诚如汕头侨批专家曾旭波先生所言:侨批(函件、款项)一般必须是到海外经商、打工者,才会定期(或不定期)寄款,对那些已世代移居、“落地生根” 的华人来说,一般都不会再有寄钱回家乡了。

      既然有大批新劳工新华侨,那么就存在向家乡寄钱、寄信、互通消息的需求,不管他们的工作多么辛苦,报酬多么低微。原来的老华侨尤其是开店铺的一是场所相对固定,一是人脉较广,是新侨打听消息、暂存钱款、请水客的地方。

      在印尼侨批史上,蔡木豆先生是不能绕过的人。据郑来发先生主编《漳州华侨志》载:蔡木豆,1888年生于海澄县(今龙海县)东园境埭村。1931年到荷印经营柴炭,1936年开设药材行,1945年在三宝垄创办骆驼牌电池厂和衬衣厂。他曾任雅加达新华中学董事长,雅加达漳属同乡会副主席、顾问。1957年回国定居……

      蔡木豆先生不知何年出国,到上世纪20年代在华人社会已经小有名气,在印尼和家乡漳州开办侨批局——大中信局总部和联络处,为印尼华侨和唐山乡亲沟通联系搭建桥梁。1929年在新加坡召开的首次“南洋全侨大会”——“ 关于交通部废止民信局,请开大会之宣言” 现称“保留民信局大会”, 天一信局倒闭前分局负责人之一的黄琼瑶在委员之列,蔡木豆亦在其中。

      60多年后,丛书《血沃杜鹃红》中,有一篇巩玉闽老师的追记,讲述了蔡木豆家庭同情、支持中国共产党地下斗争的往事。蔡木豆先生的儿女求学时痛恨国民党腐败,向往新中国,她们利用蔡木豆先生华侨富商的显赫身份,住宅兼大中信局办公地点宽敞、门户众多,方便进出、撤退,平时来往商人、水客、批脚众多,外来人员不易引起注意的有利环境,掩护共产党地下工作者和同情人士在家里接头、暂住、隐蔽、开会,接纳转送这些骨干转移到山区搞武装斗争。这个在红色革命史上留下一笔的重要接头站,一直安全坚持到新中国成立。

      当年,泉州、潮汕也有一些侨批局这样做,他们在隐蔽战线开展地下斗争,支持共产党,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独特的贡献。(苏通海)
来源:福建侨报 2016年12月16日 05版 作者:苏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