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客带洋物 侨眷享情趣

1910年,从菲律宾带至龙海“水客”封及内信

      图所示为一枚1910年从菲律宾带到漳州龙海的侨批““水客””封及内信。封正面从右到左写着:“烦至锦宅社美头角交/小儿黄崇睿收入/外付龙银四元/乌洋布1包/黄开物托”,封于“庚元月廿三日即1910年3月4日”托寄,时间写在内信及封的背面。内信第二排文字“兹逢庄串兄之便,顺付龙银四大元,并乌西洋布一大包……”。“庄串”是带钱带物的“水客”。封背面另写有“191(苏州码)”,是该封的编号。

      收信人地址“锦宅社美头角”,写得简单,照样可以送到,这是现代邮政难以做到的。同时也说明“水客”与寄托者、收件人都是熟地熟客关系。该封侨批除了银、信外,还有物品(包裹)等,则与现代邮政相近。此封所写货币是“龙银”,“龙银”是清末清政府铸造的,因此,所寄龙银四大元要么是在菲律宾已换算汇回国内的,要么是庄串带回货物到国内变卖后换为龙银的。

      “水客”时代,“水客”为华侨带钱带物的经营是一条龙服务。华侨在海外直接购物,委托“水客”带回家乡。这是跨国商品的流通,当然,也可认为是一种小额的海洋贸易,只是交易地在民间。在当时交通条件下,“水客”经常远渡重洋,四海为家,历尽艰辛,为海外递运华侨物品回国奔波操劳。

      在一户由菲律宾马尼拉寄漳州锦宅的黄开物侨批中,记载从1902~1923年的400多封侨批,反映了黄开物及其家人在国内外的家庭生活场景。其中有不少“水客”侨批封,这些封除了寄款项(银元)作生活费用之外,还附寄了洋布(乌洋、花、乌麻子粒等多种)、椰油、白吧巾、玻璃瓶、童子鞋拖、金铜鸟仔、日本扇、白手巾、洋缎、金玳瑁梳、吧涂、番饼、童子毛纱袜、工艺物台、影像、鳘鱼油、大影镜、者吧、芽柄刀、针、毛巾、铁桶、雨伞、正白铜汤匙、铜锁、雪文等生活用品和具有异域风格的艺术品。在那个物资相对缺乏的年代,这些物品各式各样,为当时国内未有或稀缺的物品,令侨眷的生活充满异国情趣。             (谢佳宁  黄清海)
来源:福建侨报 2017年01月20日 05版 作者:谢佳宁;黄清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