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承载着南洋华侨的情感记忆




      南洋侨胞长年生活在异国他乡,过去没有移动电话、电子邮件、微信等便捷通讯手段,侨批成为海外侨胞维系与家乡亲人感情的精神纽带。

      侨批书信里面渗透着海外侨胞与家乡眷属的一片深情,经过长期积淀,形成了难解难分的情结。出洋的侨胞绝大多数是男子汉,而且大都是为了养家糊口才远走他乡的,他们虽长年生活在异域,但对在家乡的父母长辈的孝敬之情、对夫妻的思念之情、对子女的舐犊之情、对祖国对家乡的眷恋之情,也只能通过侨批来传递,或禀报或互相倾诉或教导或抒发。侨批在个人情感沟通、时政信息沟通方面功不可没。

      在沙捞越古晋华侨刘甫盈致福建南安的一组两封侨批中,讲述上世纪40年代战乱情况,强调务必让小孩读书。这原是很平常的侨批,但寄收时间在战争期间,便有了特殊使命,正是“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1940年7月,沙捞越华侨刘甫盈讲述战争致米粮短缺物价高企,言及按月汇款以解家庭困苦

      李氏内助妆次:

      谨启者,顷接回来家书一札,展读之下,内中言陈米粮高贵,什物均起数倍。欧战时事及中日优[扰]乱,地方船只不能通行,内地人数多,米粮短少,因致什物茶米高贵,天数有何言矣。咱本乡富翁汇项归家起厝,以安咱本乡贫民有工可做,以安三餐之费。夫住祉夷邦觅利,为家庭困苦,因致吩[分]两地居住,家庭月费夫自己吧屋[把握]按项付寄,不免居家介意。两儿切当叫他入学堂读书,青年时世必要诗书为重,以免日后成于废人。夫本期之便,外付去国币捌拾元,抽出拾元还两儿学费,尚存内助自己吧屋[把握]家费为要,家内大小细心看顾,以免夫在外远望,余无别陈。

      世界和平一日,设法回家。另问圣公不知有像墓否?代笔来知。合家大小均安否?一齐回字来知。

      愚夫 刘甫盈(印) 书上

      中华民国二九年六月初五日

      1941年2月,刘甫盈预测日军入侵东南亚,赶紧汇款加寄侨批,叮嘱家人多备米粮

      李氏内助妆次:

      谨启者,遥想迩来家庭大小望以托天庇佑,夫住居南洋,十吩[分]困苦,战争时事,家批不能接赎[续]。日本放声南进要攻新嘉[加]坡,现时外地之人,每每吩[纷]乱两地,十二份[分]困苦,进退无路,入地无门,十[什]物高贵,未知何日世界能得和平。夫本帮垵[按]项加寄,须要准备米粮及麦米,日本如有实行南进,水陆不通无船可行,家庭必定困苦。夫之便外付去国币壹佰捌拾元,到可收入家用。查十二月、元月两信未曾接否?家内之事代笔来知。媛娥结婚相并谋结婚未知一齐接否?

      夫刘甫盈(印) 书

      中华民国三拾年二月初三日

      两封分别在1940和1941年由沙捞越古晋寄泉州南安拾都刘林乡泉隆厝收的侨批,记载了因日本侵略战争期间,家批不能接续、生活十分困苦等饱受战争苦难的史实,同时安慰家人共度难关。

      第一封侨批寄于1940年7月,写批人刘甫盈开头写有“托天庇佑”的文字。在那战争年代,普通华侨更十分无助,只得祈求上天庇佑来保一家平安。侨批家书中提及,受战争影响,交通阻断,船只不能通行,米粮短少,家庭生活困难等等,反映了战争时期的真实状况。刘甫盈提到他自己有把握按项逐月付寄,请居家放心。尽管生活困难,但“两儿切当叫他入学堂读书,青年时世必要诗书为重,以免日后成于废人”。

      第二封写于临近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从书信可以知道,华侨家庭分居两地,“战争时事,家批不能接赎[续]”,使得他们的生活更显得“十二份[分]困苦,进退无路,入地无门”,只能“托天庇佑”,盼望“世界能得和平”;同时“日本放声南进要攻新嘉[加]坡”,“日本如有实行南进,水陆不通无船可行,家庭必定困苦”,因此,本帮加寄款项,须要多准备米粮麦米。说明刘甫盈对战争时局的判断和对家庭生活的安排是多么细致。

      虽然侨批已退出历史舞台,但这些有温度、含有感情的跨国两地书,依然能勾起海外华侨华人对家乡或祖地的无限情思,触及心灵,唤醒记忆。可见,侨批虽然是家书,但如今真正成了全人类的记忆遗产。

      (谢佳宁  黄清海)

来源:福建侨报 2017年03月31日 05版 作者:谢佳宁;黄清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