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邮路与国际信函邮路之比较

戊午(1918)五月初十坤甸黄世剑寄福建南安侨批

1918年10月8日坤甸黄世剑寄福建南安挂号国际封

      与邮政局服务不同,侨批信局以服务到家为优势所在。从服务客户的角度看,侨批寄发和接收均由侨批局登门服务。这也是海外侨居地邮局与国内邮政局难能做到的服务。由于服务的差别,侨批邮路运作与国际信函邮路也存在差异。我们对同一寄件地和收件地的两枚实物信封进行比较。

      1.坤甸侨批封及其邮路

      图所示为戊午五月初十日(1918年6月18日)印尼坤甸黄世剑寄南安十四都楼下乡古思脚厝交家母黄门潘氏的侨批。封经新加坡中转,加盖“新加坡梁永吉信局/不取工资/专交大银”红色章。

      基本邮路:印尼坤甸—新加坡—中国厦门—南安。(参见图2)

      2.坤甸挂号国际封及其邮路

      图所示为1918年10月8日坤甸黄世剑寄福建泉州南安县千金庙下虚街交瑞兴大商号转交家母黄门潘氏的国际挂号封。封面贴挂号标签“NED.INDIE R/Pontianak.824/GRAM 4”,寄信人处加盖“泉南兴书柬”红色章。封从坤甸寄出,经新加坡、香港、厦门、泉州中转,寄到南安,相应加盖邮戳:坤甸日戳(钢戳)“PONTIANAK/8.10.18”、荷属新加坡邮政代办日戳(钢戳)“NI POST AGENT SINGAPORE/17.10.18” (NI 是NETHERLANDS INDIES 缩写)、香港邮政总局挂号日戳“REGISTERED GPO HONG KONG/26 OC 18”、厦门日戳“AMOY/厦甲门/七年十一月三日”、泉州日戳“CHUANCHOW FU/泉州府/七年十一月四日”。

      基本邮路:印尼坤甸(1918.10.8)— 新加坡(1918.10.17)— 香港(1918.10.26)— 厦门(1918.11.3)— 泉州(1918.11.4)— 南安。

      3.比较两封:

    (1)两封的寄件人、收件人均相同,只是一封侨批封,另一封为挂号国际封。

    (2)从收信人地址详略看,侨批封简单,写“南安十四都楼下乡古思脚厝交家母黄门潘氏收展”,因为封是由熟人熟客的侨批信局所经办,信局不仅熟悉侨居地和寄批人情况,而且也熟悉寄批人家乡及收批人的情况;国际封所写地址较详细,“福建泉州南安县千金庙下虚街交瑞兴大商号转交家母黄门潘氏收展”,担心乡村小地方邮政难能寄到,写上有名的商号代为转交,地址包括“福建”“泉州”均写清楚,而且在封的背面写有英文地址“FROM PONTIANAK”“TO CHUANCHOW AMOY”等字。

    (3)从邮路看,侨批因系由信局整包按照批次通过国际邮局运送,也许留下的中转信息较少,难以完整体现,但该侨批封盖有新加坡信局章,说明封是从坤甸送到新加坡后,由新加坡的“梁永吉信局”再按照新加坡邮政的规定实行总包邮寄到厦门的,然后由厦门等信局派送到南安收批人手中。而挂号的国际封从坤甸寄出,要经新加坡、香港、厦门、泉州中转,才寄到南安的收件人手中,较为复杂,历时近一个月。

    (4)当然,侨批封正面左上方有写“外附大银柒元正”,而普通国际封则没有。

      (谢佳宁 黄清海)

来源:福建侨报 2017年07月14日 05版 作者:谢佳宁;黄清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