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的侨批国际通道

      到越南的华侨,走陆路者多是广西、云南人;经海路者则以汕头、厦门为起点,即使是到菲律宾、马来西亚或印度尼西亚,也经常转泊越南港口。

      历史上越南与中国联系密切,直到法国殖民者入侵。1884年黑旗军和清军大败法军,无能的清政府却在停战条约中放弃了对越南的宗主国地位;法国建立安南和东京两个“保护领地”, 越南成为法国殖民者的禁脔;法国殖民者把越南划分成交趾支那、安南、北圻等三部份;1887年,法国又将柬埔寨并入法属印度支那联邦;1893年10月,老挝宫廷在曼谷屈辱地与法国签订城下之盟,加入印支联邦。如今,我们看到中南半岛三国——越南、柬埔寨、老挝的侨批,毫不例外打上法国殖民统治的烙印。

      在法国殖民者占领下,中南半岛三国一切听从法国总督,统一使用同一铭记的邮票。

      根据日本人20世纪初的调查,当时越南有30多家侨批局,以西贡的悦仁侨批局和天一侨批局为著。可惜笔者与天一局柬埔寨金塔分局的侨批封缘悭一面。倒是稍费周折,收藏到由天一局经越南中转的老挝侨批封一件。虽无内函,也让笔者欣喜不迭。

      这封“烦至海澄县三都赤石社问交 魏永顺贤弟亲收 附去英银四大元 由寮手托” ,右上左下均钤如意章各一。背面无框帮号章:南55帮918发(数字为中国商码)。另盖一天一局厦门分局圆形外文武线、内一圈信用戳:郭有品天一批郊住厦门水仙宫理信分大银无酒资;另有手写阿剌伯数字“10.1” 于信用戳内圈。根据这两个戳判断,该函由天一越南分局于9月18日从越南寄出,10月1日到厦门,倒是没费多少周折。可惜没存年份、时间难以判断。更可惜的是信封左下落款处仅写一“寮” 字,须知老挝本身较大地名是上、中、下寮,应该还有更详细的地名。

      根据泰国侨批收藏家许茂春先生总结的收藏经验,有一个奇怪而令人索解的现象,寮国即老挝侨批大多舍近求远,转道泰国,由泰国侨批局转递。该封侨批由天一批郊经越南投转,该是另类。

      目前,存世的老挝、柬埔寨侨批十分稀少,因法国统治者规定,同期柬埔寨函件大多都用“法属印度支那”邮票,贴上柬埔寨邮票少之又少。柬埔寨华侨大多由越南西贡转驳,他们所信用的侨批局基本上都在西贡;要辨别是否柬埔寨侨批,只能看寄批信者有无写明(哪怕只简约略写一两个字)。许茂春先生曾教本人如何识别。这两枚柬埔寨暗批就是按照许先生的办法鉴别出来的。

      抗战期间,厦门、汕头相继沦入敌手,失去接济的侨眷辗转逃难,卖儿粜女,嗷嗷待哺,几成饿殍。潮汕侨批业者、越南柬埔寨华侨陈植芳先生冒着生命危险,忍饥徒步闯重重关卡,考察中越边境多处城镇,终于在东兴试投侨汇成功;他归告越南同业,却被置疑嘲笑。后来,他带几位同行再次东兴之行。看到东兴邮路可通,几位同业释疑并向陈植芳先生致歉。很快,连泰国、马来亚侨批也悄悄汇入东兴邮路。日军发现疑窦,逮捕30多位侨批业者,得到陈植芳先生名字,侦骑四出,日本宪兵、密探必欲擒之而后快,陈先生毫不畏惧,奔走在风险四伏的侨批路上。侨批业带动东兴城镇一时繁荣。当年,陈植芳先生和他的同行悄然打开侨批国际通道,接济了百万陷于困境的侨眷,亦体现中华民族不屈于侵略者淫威的风骨。

      抗战期间到抗战胜利后,南越当局较早对汇往中国的款项进行限汇、禁汇。侨批局首当其冲,深受其羁制。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南越出台了一系列严格限制、掠夺华侨财产的一系列政策法令,无情逮捕、审讯、拘押侨批业人员,1956年南越当局宣布与新中国断邮,强迫华侨入籍,严厉禁止侨批业汇款。受华侨委托、信任,侨批业转入地下,处于极其困难的境地。南越当局制订偷逃外汇、私自经营侨批业处于重刑直至死刑的法令,也有广东籍侨批业者被处以死刑的案例。

      至此,中南半岛三国——越南、柬埔寨、老挝的侨批业已近覆灭。

      (苏通海)


来源:福建侨报 2017年08月04日 05版 作者:苏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