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埠故纸里的孝道

      孝道是中华民族的基本道德,而且孝道并不抽象,笔者从汕埠故纸里看到了不少真切的话语,其中包含了汕头人独特的孝道。孝道在汕头埠,可以是一封侨批家书,从遥远他方寄送给亲人;也可以是一本分家阄书,以殷切言语劝勉着后人。笔者选取所见故纸,试对汕头的孝道作一番思考。

      敬禀家慈的侨批

      “敬禀”是古代书信中常见的敬辞,在潮汕侨批里也属常见。直接寄往汕头的侨批数量在潮汕各邑中相对较少,主要是寓居汕头者多因经济和城市建设故不断迁徙,故家人多让侨民直接将侨批寄往揭、普、澄、潮各邑。但笔者也见数封侨批,是由张家兄弟从暹罗寄送到汕头母亲寓居处,此中也足以管窥汕头孝道。张家母亲一开始寓居于商平路尾三太市直街头,后因经济故租在升平路十三横街旁逸庐内,而张家兄弟及时了解亲人寓汕地址,侨批也能安全送达。张家兄弟往往亲自写批,尽管也有别字,但对母亲的孝道却极为真挚,一旦两月未寄,便深感罪过。在民国廿二年(1933年)十一月廿九日寄送的侨批里,张家兄弟写到“敬禀者,儿有两个余月未有奉函拜候,致大人日日虑心远念,实儿者的罪过,望大人原谅儿的罪罢。”短短数字,足见张家兄弟对母亲的关心,也深知母亲的牵挂,所以向母亲说起自己鼻炎已治好,以此让母亲宽慰。这也是最为朴素的孝道,三言两语间便是母慈子孝。

      克勤克俭的阄书

      阄书,俗称为分家书,汕头埠自开辟商埠后,潮属各邑商人来汕创业者多,而随着年老体衰,家中子弟如何承继事业,也需父母明确,这也是阄书的基本作用,但阄书更是长者对下一辈的告诫,也是汕头孝道的载体。笔者见清光绪晚年的一份《母郑氏为六子均分产业阄书》里,也看到了汕头独特的孝道。在这份阄书中写到“念汝父承先人羊城贸易、鮀岛治生......怨汝曹体父祖创垂之艰,克勤克俭,敦兄弟友恭之雅,相爱相亲”。郑氏母亲通过阄书,引江州七百余口同食等史事,训诫子弟要和睦友恭,和气方可传千秋。这份阄书讲述到汕头埠早期商人在清末营生不易,往来汕头、广州各处谋生,在子弟孝顺的基础上更提出了以和为贵的治家思想,因而即便以阄书分家,各家也是慈孝敦睦,枝繁叶茂。

      汕头埠的孝道,以故纸中看,在父母生时,子弟则多体贴关怀,即便远渡重洋也修银信孝顺父母;在父母殁后,子弟则遵守先训,即便分家异爨也要和气千秋,这便是汕头的孝道。《论语》有云“祭如在”,子弟慎终追远,其根本也在于传承先人美德,也只有以和为贵,克勤克俭,才是真孝道,才可以孝传家。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 2017年09月09日 05版 作者:许壁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