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封民间书信沉淀辛亥革命印记

?辛亥年九月初七由垊(即菲律宾)寄给锦宅黄开物的侨信

      本报讯(林南中 罗培新 苏春红 文/图 )提起辛亥革命,多半会让人想起一些大人物和大事件。而在闽南侨批的收藏者手中,则珍藏着三封清末民初由菲律宾寄往龙海锦宅的家书。家书的主人是小人物,一名普通的乡绅黄开物,但书信的内容记录辛亥革命风云激荡,其中透露出的时代信息,同样可以管中窥豹,以小见大。

      第一封为典型的中式红条封,写于辛亥年九月初七(1911年10月28日),由垊(即菲律宾)寄往锦宅(当时属同安)。信封上书“烦至锦宅社尾头角交黄相公开物收”,左上方有“外附洋银弍元”等字样;背面盖两信戳,一戳为紫色橄榄形,内容是“垊洲仔岸布店138号,郭曲沃林仰理信,郭有品信局”。另一戳是蓝色无框三排信戳,戳文是“郭有品批馆设在乡社,兼理番关,分局要信,逐帮接续,设法异常,分批无酒资,银信送到贵家,免费住龙溪廿八都流传社”等。

      这封信函时间距武昌起义爆发只过了短短18天,其中写道:“敬查去月曾付郭信局之信函两三函,未知有见接否,其中并无叙事,惟有电报数纸,请邀台阅矣。昨天闻电,北京已破矣,垊中革命军二三百人,接香(即香港)电邀往,云欲在厦门乎,未知本省如何动静,示知。据有所闻,是非不一。正国侄大约九月半乃能到家,由香而往是也,付洋银弍元,到即查收,复示并请近安□辛九月初七,愚□□顿首。”可见,当时海外华侨积极投身革命,在得知国内革命胜利的消息后,是多么急切地想将喜讯分享给国内的亲友。

      第二封是由祖籍泉州南安的林书晏寄往锦宅黄开物的侨批。作为菲律宾同盟会的一员,林书晏积极在海外筹款支援革命,还在信中分析了当时闽南地区的革命形势,并标注了厦门同盟会机关在“斗米街万米厝顶服茂号内”。信笺的内容为:“幸厦漳非军事紧要地,当无大碍,所关者,惟外交与治安耳……筹款已寄万元汇交叶君清池矣,此后当再力捐……” “闻厦门已归革军占领,未知实否?乞将情形详示一切……有林水宙侄,弟观不甚有用,但伊爱去,故书荐与颖偕君,兄可前厦打听,若厦机关有欠用,可打电来知。机关在斗米街万米厝顶服茂号内。弟书晏顿首。”

      除了和好友的往来书信外,信函里还摘录了各地辛亥革命爆发后各报社新闻及电稿等。比如第三封由石美(今属龙海市)的陈振坤,致书给锦宅黄开物的信函。该信信笺内容洋洋洒洒达13页,其中主要是内容除了有北京、天津、湖北、上海、九江等地的情况外,对省城福州多有着墨。有关福州内容有:“电云:萨镇冰军舰队皆降白旗归降革党。革党与湘军会合,分师东下北上,西安、福州等处俱已响应为。”另有抄《中国报社》七日特电云:“福州军队确已反正,城厢外内遍降,独立旅、军械局、船厂均为革党所有,总督松寿不知下落……”

      此外寄信人陈振坤还与黄开物讨论响应辛亥革命的一些具体事宜。其内容如下:“开物仁翁大人照:本处东西南北四乡,现已公议设立民团,分保四乡,预防土匪。经已陆续筹款,以充经费,定于本廿日一律实行设一总局,逐日操练,一礼拜大操一次。弟与诸友拟定,逐礼拜晚演讲一次,无论何人,一律钦迎,务宜以益人为宗旨。素仰仁翁好行义务,为社会中所同钦,敬请大驾光临,逐期论说。系得以开茅塞,则幸甚矣。兹特先函布告,敬请体安。弟陈振坤顿首。”

来源:闽南日报 2017年10月09日 03版 作者:林南中;罗培新;苏春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