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划船曲》故乡的问候



1948年,印尼泗水寄泉州新门外侨批

      Laju laju perahu laju

      把那小船快快划起

      Lajunya sampai ke Surabaya

      快去到那苏腊巴亚

      Lupa kain dan lupa baju

      就算忘记布和新衣

      Tapi jangan lupa kepada kami

      也别把我们给遗忘

      这首优美动听的《划船曲》,经常在中国各地归侨特别是印尼归侨联欢活动中响起。苏腊巴亚——泗水是印尼第二大城市,也是福建华侨华人聚居的城市,他们的祖籍来自闽南厦漳泉、闽中莆田和福州福清等地。

图所示为1948年印尼泗水寄泉州新门外侨批,这是来自《划船曲》故乡的海外游子对故乡亲人的问候。封背面贴有荷属东印度邮票,销 “SOERABAIA”(泗水)邮戳和“厦门/国内批信回批/资费已付”八角戳。封正面盖有“烦送厦门中山路门牌三零七号交嶺记信局惠致”等章。

      泗水,爪哇语苏腊巴亚(Surabaya),原意是鲨鱼和鳄鱼,因此地原为荒凉的沼泽而名。华人感其拗口,先谐成“泗里木”,再进一步雅化便成地道的汉名“泗水”。关于泗水地名由来的另一个传说,明末清初郑成功、郑经父子抗清,从南明永历元年即清朝顺治三年(1646年)到康熙十九年(1680年)“漳州兵灾”,年年战争导致闽南漳州百姓流离失所,龙溪县移民南渡印尼,带去闽南民间信仰“泗洲佛祖”即“男相观音”来到“苏腊巴亚”建庙供奉,保佑人们免受鲨鱼和鳄鱼的伤害,后来在华人语中供奉“男相观音泗洲佛祖”的庙宇“泗水庙”就慢慢演变为“泗水”的地名,泗水庙就是现在的泗水观音庙在泗水海边规模庞大已经成为休闲公园(广东惠州市泗洲塔也叫泗水塔)。清朝同治八年印尼泗水华侨郑拱照回乡捐钱重修“龙溪县古县城鹳林泗洲佛祖寺”,石柱上刻“佛称文,黎庶共仰文明;洲号泗,渊源直通泗水。”

      序喜序雁二位吾兄大鉴:

      久不奉教,怀念殊深,遥想阖第佳吉,诸凡胜常,至以为慰。弟以庸碌之才,久客南邦,日夜奔逐终难得志,无一善状之可陈,诚为赧颜羞愧之甚,所幸贱躯□适,聊堪告慰耳。查拙内经于本月初四日水陆平顺安抵泗水,祈勿锦注。此次拙荆南来起程之时,蒙二兄劳力周至,实感五内。客中愧无以为谢,谨寄信局带去国币贰拾万元,至希笑纳。各收拾万元,以为茶果之敬,祈勿见却是荷。此达。即侯

      均安

      并祈代请常婶及喜嫂祝安不一。

      弟 吴序山 泐

      民国卅七年阳历元月十六日

      闽籍华侨在泗水的谋生远没有《划船曲》那样美好和浪漫,正像69年前泉州华侨吴序山信中所言:“久客南邦,日夜奔逐终难得志,无一善状之可陈”,虽然境遇不佳,为报答“南来起程之时,蒙二兄劳力周至”,吴序山还是托侨批局带“国币贰拾万元”给二兄长,反映了中国人知恩图报的传统美德。

      泗水在中世纪即为爪哇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泗水现有国际航空站,还有庞大的渔船队,与爪哇各城镇有良好的铁路、公路与航空联系。印尼很大一部分的进口商品都通过这里的港口输入,而出口的大宗蔗糖、咖啡、烟草、柚木、木薯、橡胶、香料、植物油和石油产品从这里输出。泗水造船、铁路机车制造、纺织、玻璃、化工、啤酒酿造、卷烟和制鞋业有一定发展,是印尼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也是印尼第二大城市。

2006年7月,泗水市与厦门结成姊妹城市。

      (谢佳宁 黄清海 陈平)
来源:福建侨报 2017年09月29日 05版 作者:谢佳宁;黄清海;陈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