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之侨批 系列报道从家书中“认识”父亲

72岁的陈强坪从未见过父亲,只能从珍藏的侨批中拼凑出对父亲的印象

陈而印的旧照及他写给岳母的家书。

      文/本报记者 陈露露 通讯员 林红萍 供图/陈强坪几张泛黄的老照片,几纸在岁月的“啃食”下已略显残破的侨批,是72岁的陈强坪对父亲唯一的印象,他从未见过父亲。曾经,母亲细细地保存着父亲写给她的每一封家书,但这些信件,在母亲身故后已尽毁。成年后的陈强坪,曾在家里翻箱倒柜寻找关于父亲的印迹,却也只找到了三封父亲寄给岳母,也就是他外婆的侨批。他小心翼翼地将它们封存在箱子里,在这些侨批的字里行间去感受亲情的温度,去领悟父亲对家、对母亲的深情。

      昨日,本报发起“见字如面之侨批系列报道”,家住莲顺社区的陈强坪看到报道后感慨万千,也跟记者分享了他珍藏的侨批

父亲的汇款让一家人衣食无忧“内夹汇票一纸值二百万元(法币)到祈查收作为家费……知幼儿夭殇深感疼惜。希向内子解慰叫他切勿悲伤过度。婿大约于四五月间返家。”

      ——小婿陈而印启

      陈强坪的老家在晋江,那是著名的侨乡。如他这般的侨属,数不甚数。从小,他早已习惯了身边的小伙伴们都没有父亲的陪伴,早已见惯了侨属们守着宅子,望眼欲穿地等候着亲人的音信。

      陈强坪的父亲和母亲早年都读过私塾,20世纪30年代,迫于生计,父亲南下菲律宾谋生,母亲带着孩子在娘家生活。陈强坪曾听舅舅提起,父亲和母亲曾育有一子,幼年不幸夭折。后来抱养了一个,也不幸早夭,陈强坪排行老三,也是抱养的。信中提及的,就是父母的长子。

      父亲的汇款,让一家人衣食无忧。在陈强坪记忆中,母亲热善好施,经常接济有困难的乡邻。在母亲和外婆的照顾下,他的童年也算过得无忧无虑。

      父亲给我外婆的信言辞很恭敬“岳母大人尊前敬禀者……日前尤原君回国婿曾寄他菲币一百元欲建小孩之费……寒衣亦购便待有妥人回国自当寄下……客中托福平安免介。大人玉体请自宜珍重为要,余言后禀……” ——婿陈而印启陈强坪说:“母亲有三个姐妹,还有兄弟。但父亲每次往家中汇款,多是汇给我外婆,而不是单独汇给母亲,足见他对母亲娘家人的照拂。”陈强坪回忆道:“我大伯母还曾为此开玩笑地‘责怪’父亲偏心——‘什么好东西都往丈母娘家里送,鲜少念及哥哥家’。因为我父亲有三个兄弟,大伯长兄如父,是他辛勤打渔培养自己的几个弟弟读书习字的。”陈强坪的外婆没有读过书,每次收到信,都是找他母亲或舅舅帮忙看。但父亲还是执意单独给岳母写信,而不是托母亲带话,且信中字迹工整,尊称岳母为“岳母大人”,言语间也极为恭敬。

父亲逝世后母亲也悲痛离世“西埯侯君仲炳雄此次荣归祖国大约在最近就要结婚,未知择定何日?望大人买2大镜贺他。近闻金英近日……洋参曾寄人带去不知收到否?顺便附上十万元内夹汇票……”

      ——婿陈而印启

      信中提到的金英,就是陈强坪的母亲。陈强坪说,父亲更多的家书,是写给母亲的。厚厚的一沓家书,垒起来有二三十厘米。母亲总是小心地保存在箱子里。他虽未读过,却懂得父母的情深。因为若干年后,当得知那薄薄的家书再也不会从远方飘来时,一向坚强的母亲竟一病不起——后来因时局动荡,父亲难以归国,最终客死他乡。母亲惊闻此噩耗,悲痛成疾,在陈强坪13岁时就过世了。

      陈强坪仔细地珍藏着仅留的几封侨批,那寥寥几页家书,提及的几件家事,拼凑起了他对父亲的印象,也让他读懂了父亲对家的牵挂。

      【征集令】

       侨批中蕴含了无数悲欢离合。您的家中,是否有珍藏了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侨批?这些侨批中,又有哪些见证时代变迁,或是家族情缘的故事呢?欢迎拨打本报热线968820和我们取得联系,与读者分享。

来源:厦门日报 2017年10月10日 A07版 作者:陈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