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递乡愁 手攥银信报平安 “水客”在梅州客属地区侨汇输入、沟通南洋与祖国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梅州市客侨博物馆馆长魏金华收藏了大量的侨批,这便是其中的三封。

梅州籍“水客”谢绍宣所持的水客汇款介绍书。

由华人华侨从海外带回来的铜鎏金大理石女神座钟,收藏于梅州市客侨博物馆内。

收藏于梅州市客侨博物馆内的各种“洋物件”,大多由“水客”从南洋带回家乡。

      在以前,每逢春节、中秋等传统节日,在华侨大厦、华侨旅社,总能见到几个梳着大背头、头上打着厚厚的发蜡、穿着光鲜的人在那里与众人谈笑风生,他们的到来总能引起周围人们的低声热议,这群人就是“水客”。

      在通信和快递业还不发达的年代,“水客”既是信使,又是快递员,更是将男丁带到南洋谋生的“引路人”。秉着诚信的原则,他们帮海外的华侨带回养家钱照顾亲人,同时也为家乡人捎去思念,慰借在外打拼的华侨。

      在梅州华侨华人历史中,“水客”是极其重要的一个群体,它在梅州客属地区侨汇输入、沟通南洋与祖国等方面发挥了功不可没的作用,“在那个年代,正是有了“水客”在从中沟通,使得大量外资注入,家乡的公益事业得以快速发展。”梅州市外事侨务局副局长邓锐说。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陈萍

      本版摄影:何森垚

      往返两地??便利侨民兼利己“往南洋营生人多,遂有一般来往代递信及资财者,名曰“水客”,不下数十百人,年节定期返乡,日大帮,余不定期日小帮,业此致富者殊不乏人,故咏曰:‘一年大小两三帮,“水客”往返走海忙,利便侨民兼利己,运输财币返家乡。’”梁伯聪的《梅县风土二百咏》一书中是这样介绍“水客”的。

      众所周知,选择下南洋的人之所以愿意冒着丢掉性命的危险、忍受着长期的思念之苦在异国他乡打拼,为的就是养活在家乡的一家老小,改善生活。因此,当他们挣了钱,日子安定下来以后,急需与家乡的亲人联系,把钱送回去,这时就产生了“水客”。

      “起初这行也是通过个人向亲朋串门联络的方式开展业务。”邓锐介绍,“水客”也是华侨,刚开始他们并不是专业的“水客”,而是趁回乡之便帮人带款带物,会得到一点“红包”。

      随着华侨华人数量的增多,有带款带物需求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些有经商头脑的人看到其中的商机,开始了一项新的职业——专为旅外侨民带银信回国,每次带款便按规定收取若干佣金,他们同时也就运用身上的部分现款做起生意。这类托带钱银的交收买卖,并不发出收据或任何担保的文件,而是全凭相互信任的关系建立起来的,这种行为逐步在华侨社会形成制度化,这是最早的“水客”。

      梅州地区的“水客”以汕头为中转站,再以梅县为据点,往返于兴梅和东南亚之间,据统计,梅州“走大帮”的‘水客’居多。“春节、中秋、端午这些节日“水客”一般都会回来,一般是一年走3趟,回来以后在梅州停留1个月左右的时间,把钱、货、信送到各家手中,顺便也带一些这里的特产回去卖,来回都能赚钱。”梅州市客侨博物馆馆长魏金华说。

      据邓锐分析,“水客”这一职业的发展经历了原始期、成熟期、全盛期、衰落期四个时期。

      有史料记载,17世纪初,就有“水客”往来于南洋,起初“水客”利用小店铺做据点,凡是要带款回国或要“水客”从家乡带消息的人,都利用空闲时间到店铺询问或委托,有些华工还把钱存放到信誉较高的店铺内,达到一定数量后就委托“水客”把钱带回家乡,久而久之,这些店铺就成了海外“民信局”的前身,专为汇款的华侨服务。

      明永乐年间我国民信局正式成立,至清道光年间鸦片战争是“水客”的成熟时期。在这期间,海内外交通、金融业逐渐发展,“水客”从一开始带“人、信、财、物”并重,逐渐变为主要递带“银信合封”的侨批,原始的“水客”便转变为成熟的“水客”。鸦片战争至清末时期则是“水客”的全盛时期,因为出国谋生的人与日俱增,银元和法币相继出现,国际金融的转换也从物物交换变成了钱币转换,产生了大量的侨汇,促进了这一行业的发展。

      ……

      浏览全文

来源:南方日报(全国版)(数字报) 2017年10月11日 AII08版 作者:陈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