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之侨批 系列报道收藏500多封侨批 留存厦门侨乡记忆

省收藏家协会厦门分会副会长陈亚元讲述20年收藏故事

陈亚元

陈亚元所收藏的侨批。

陈亚元收藏的侨批信封背面。

陈亚元收藏的侨批信封正面。


       文/图 本报记者 罗子泓

      见习记者 徐 晓

      连日来,本报推出《见字如面之侨批》系列报道,一个个模糊的邮戳,一封封发黄的信纸,勾起许多读者令人难忘的岁月故事。

      这次来讲述的是一名侨批收藏爱好者,有500多封、来自不同国家的侨批。透过这一叠叠侨批,可以看到作为侨乡之城的厦门与全世界华侨血脉相连的往事,也可以看到许多厦门先辈们在外拼搏,对家乡、对亲人的热爱和思念。

      昨日,福建省收藏家协会厦门分会副会长陈亚元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他珍藏20余年的侨批故事。

      侨批见证厦门人与海外华侨密切联系前天,在陈亚元家里,记者正好奇500多封视如珍宝的侨批会藏在哪里,是不是要堆叠成厚厚好几摞,他却告诉记者:“它们送去北京扫描啦。”原来,一本和厦门侨批相关的书籍正在紧张筹备中,他收藏的侨批将成为重要的参考资料,帮助书籍的完成。

      实物不在没关系,陈亚元还留了一手——点开电脑,上百个文件夹按信局名称分类,来自菲律宾、越南、新加坡等南洋地区的书信犹如一张张标记着年代故事的折页,缓缓出现在眼前。

      陈亚元所收藏的侨批中,年份最早的是1911年,年份最晚的一封,则于1991年从新加坡寄往国内。尽管通讯、汇款手段日益发达,但侨批这一形式,却横亘百年,经久不衰见证了厦门人与海外华侨的密切联系。

      记者还发现一个有趣细节,侨批上有各式各样的邮戳。陈亚元说,据福建省档案馆编《福建华侨档案史料》记载,鼎盛时期,厦门的信局多达176家,占福建省总数约75%,可见下南洋华侨之多,与家乡联系之密切。

      花一个月工资只为收藏一封侨批上世纪八十年代,陈亚元收藏钱币,而后还举办个人钱币展。也正是这场展览,为陈亚元的收藏之路带来了转折。“有藏友跟我说,钱币收藏,特色还不够鲜明。”陈亚元说,此后他陷入思考:什么才是具有闽南味道的物件呢?于是,收藏带有厦门信局邮戳侨批的念头,一下击中了陈亚元的心。为了收藏到品相好、带有不同邮戳的侨批,二十多年来,陈亚元常常天不亮就光顾东渡、万寿,甚至是漳州、泉州的古玩市场“淘宝”。有时,为了一封侨批,他还会不惜重金。2006年,陈亚元花费3000元,购入了一封盖有“天一信局”邮戳字样的侨批。要知道,那时,厦门城镇单位职工的平均月工资,也不过2000多元。陈亚元说,因为它“炙手可热”——天一信局曾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信局,在收藏者心中地位颇高。

      “有时也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这是在收藏一段段特殊年代厦门与华侨的历史。” 陈亚元说。

      家书中流露出华侨爱乡爱国情怀作为一名从小生活在鼓浪屿人,在陈亚元的记忆里,充满“你家人从南洋寄信来啦!”这样送信人的呼喊声。 “街坊邻居每每听见送信人高喊自己的名字,便会兴高采烈地跑出家门。”说起这些,陈亚元仍历历在目。

      特殊年代,家书抵万金。“双亲大人尊前敬启:儿自拜别由厦门搭船起程水途,幸获平安……”“一转瞬间,速经半载矣。每念只深遥想……”,“在外托天庇佑,幸获平安,如有利入收,当再加寄……”在陈亚元收藏的华侨家书中,记者看到了许多亲人互诉相思之苦,沟通家乡、钱款之事。家书中还有提及那些和时代相勾连的事件:华侨办厂,辛亥革命,抗战时的海内外局势等,流露出的是华侨们爱乡爱国的情怀。

来源:厦门日报 2017年10月13日 B01版 作者:徐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