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侨批之情翔安区马巷镇后滨村李海滩:为乡邻们代写家书 二十多年写了两百多封

      文/图 本报记者 邓宁 通讯员 朱毅力

      尽管这些年村里的读书郎越来越多,但在翔安区马巷镇后滨村,七十多岁的李海滩依然是大家心里的“文化标志”。时光回溯至半个世纪前,在那个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的时代,身为小学教师的李海滩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光里,为乡亲们代写了两百多封侨批。本报的侨批系列报道,将李海滩的记忆带到了50多年前。

      热心帮忙 从未收过报酬

      几张侨批,几份汇款凭证,写满了一个个家庭的悲欢离合史。长期帮乡邻读信、写信,让李海滩看到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情感故事。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故事的主人翁早已陆续作古,但在李海滩记忆深处,那些往事仍历历在目。

      后滨村村民陈思建二十多岁时独自下南洋讨生活。但远走他乡的日子并非尽是坦途,六十年过去了,陈思建没有积蓄,没有依靠,孑然一身飘零在马来西亚。得知他的情况,陈思建留在故乡的弟弟委托李海滩帮忙写了一封信。信里写道:“如果外面的日子不好过,就赶紧回来吧!”

      收到信后,陈思建动身回国。1978年,当他再一次踏上故土时,已是八十多岁的耄耋老者。落叶归根后,陈思建的弟弟为这位远方游子举办了隆重的欢迎宴。聊起这件往事时,李海滩记忆犹新,因为他作为最尊贵的嘉宾受到了邀请。

      村民李修复侨居加拿大的堂兄心系故乡,一直想回厦门看看。但远渡重洋几十年后,这位游子早已对家乡的面貌一无所知。他写信回来,向留在后滨村的亲人说明顾虑。就在李修复拿着堂兄的家书找到李海滩商讨意见时,这位熟谙时事的文化人洋洋洒洒写就长篇,向远在加拿大的思乡游子介绍了故乡的现状及变化。

      1983年,李修复的堂兄举家归国,在后滨村住了三四个月后才返回加拿大。那些日子里,李海滩家里也迎来了一位时常造访的客人,那就是李修复的堂兄。

      越是热心,找上门来的村民就越多,就这样,延续二十多年时光,李海滩陆陆续续为二十多位乡邻写了两百多封家信。先根据对方口述整理出手稿,接着抄录在信纸上。尽管代人写信是件耗工夫的事,但热心的李海滩义务帮忙,从未向任何人收取过报酬。村里的侨属也把感激放在心底,闲下来时,总爱找李海滩拉家常。放在门口的一把菜蔬,桌上多出的几包茶叶,乡亲们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心意。

       热心奉献 执教三十五年

      出生于1941年的李海滩已步入古稀之年,仍笔耕不辍。身为后滨村主事之一的李海滩,目前主要负责撰写后滨村历史名人录、节庆日对联,主持整理村庙碑文石刻等工作,因此他又被乡亲们誉为后滨村的文史专家。在村里担任了五十多年雨量站观测员的他,还整理收集了40多条与农业相关的闽南地方谚语。

      从1958年直到2002年退休,李海滩陆续在翔安区马巷镇后滨村教了三十五年书,最让他自豪的是,村里上至古稀老人,下至朝气青年,都是他的学生。“其实我也只是小学毕业,靠着勤奋自学,加上读过私塾的堂兄悉心指点后,才日益进步。”之所以愿意做这么多事,李海滩坦言,走过几十年风雨,他对生养自己的这片土地,生出了眷眷深情。

来源:厦门日报 2017年10月19日 B08版 作者:邓宁;朱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