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碎南洋





      经过重重审批,尤其是躲过“三丁抽二” “两丁抽一” 的征兵抓壮丁,70年前闽南沿海海沧青年林耀东先生,怀揣到南洋打拼赚钱养家糊口的幻想,1947年盛暑踏上厦门港的轮船,奔向未卜的前程。

      孝顺男儿 一路发信报平安

      1947年8月22日,经一天航程,到香港,向家里发一信报平安;农历七月初九登上赴新加坡的船船,8月29日寄来第二封信。“厦门海沧锦里社涂埕内交   林奇尧先生收   由星洲拘屿 林  卅六、七、十四寄”。信内说:

      “双亲:

      九日行舟,直至星州,连行壹百拾四小时,到达坡前。不知何故,再受政府禁在拘屿上。闻知其五日期满到坡……对于家中各项事情,今吾必有志劳苦,能后日换来对得起大人费了这种心前,给儿所养之劳苦……

      祝请福安!

      儿耀东书

      卅六、七、十四下午  屿寄”

      因为在华人称为“拘屿”的隔离岛上,所以只可寄信报平安,而没有随信附寄款项。

      这个“亚洲移民检疫检查站” 由英国殖民统治者于1903年设立,位于新加坡以南6.5公里处的棋樟山岛(Sakijang Bendera)。原先规定,乘船要到新加坡入境者船上有人患传染病,全船人必须上岛接受检疫、“消毒”。后来规定,凡是坐统舱的“下等”旅客,一律上岛接受隔离、检疫及“消毒”。移民们在这里受到的欺凌侮辱,一言难尽,尤其是妇女。

      作为旅游胜地,它的名称叫圣约翰岛(Saint John's Island)。

      林耀东离开隔离岛数日,还没找到工作,还没赚到一文,迅即向父母寄来侨批:

      “父母亲大人膝下:儿于十七日抵坡,居停旅栈,颇垂青目。一是平善,虽初到此间,吾人生疏,诸事均不熟悉,幸有伯父,一切指教……儿顺付国币贰拾四万元……”。

      随即,林耀东又向父母去信:

      “前奉数禀,于七月十八、廿一日连奉函,共付去四十四万元,信内国纸二张一万元,请大人查收……兄回唐,儿儿决定七月廿三日,乘佛叻汽轮往诗巫。在坡用费及达诗巫船税,计共用叻纸一百二十元,儿从家带往不足,欠者全部汤臣伯先支出,请代说谢。儿往诗巫不定再出叻坡谋生或在诗巫谋生,后再决定……”。

      “灯下愁书” 在外漂流不得志

      东奔西走,左冲右突,打工谋生并不顺利。

      “古历七月廿六日晨寄” 侨批中说,他到诗巫找到姑母、表哥,“到达姑母家中,人人互示儿之前来,关于职业,尚未可知是否效表哥帮忙……”

      10月18日来批,“承宗叔石象爱护,引入码头工作。作为码头工人,因儿力量不足,不能顺利,恐怕性命关系,于十一日还舍工位……儿意再出星洲找职业为作生活……”

      耀东在新马没头苍蝇般东冲西突,寻找谋生糊口之计,唐山父母却对他抱着莫大期望。“卅七年古七月十一日” “父仰唐” 寄来回批(仅余内函)殷殷嘱托:“耀东吾儿入目:本古七月十一日接来家信,因你停寄半年,阅悉之下,举家喜莫言喻。外付国币五千万元亦已照收,免介。但此后无论如何,须一二个月即寄家信,以免你母及家人挂念,是切。(款项多少无防,但要看尔手笔而已)早冬咱社田园一暨失收……除留种外,只供一个零月之食。咱家尚欠三个月粮食……”

      洋洋洒洒写了近千言,父辈把家庭整付重担搁在耀东身上:“尤须立志奋勉,以为尔父争气,免为人所轻视……

      收到父亲的信,林耀东回信充满感慨:“只有不肖男儿在外漂流,不得志愿……今夜别乡之纪念也,是时灯下愁书泪笔,不能再言……于前月已转别职……日夜平均对半,工资收入每日二元余……儿名解(改的闽南音)为林沧声”。

      “苦楚过日” 失业后不知去向

      1949年3月9日,改名“林沧声” “林苍生” 愁苦地向双亲写来一信:“男自南来至今未出明路,都是楚苦过日。前任工厂工人,因在于去年九月,洲府乱世,树胶来往断绝,各胶厂多数停办,全星失业其多,无门可走。意若往槟城寻亲戚存亡,是否,进退两难。往新奔波两月之间,觅无半职,不得不往槟城去年十一月起程。到达后,觅防伯叔情绪……不得已,自寻奔波觅职,因之环境不好,难觅投生,奔来往去,过一个多月,再返星洲,渐居山村,觅一天食一天,甚苦楚……”这封信没有常见侨批上的附款。

      失业后的耀东艰难度日,信中满满辛酸和苦痛。

      1953年,近二年没接到林耀东来批的老父,向新马的亲戚发函询问。9月初,终于接到侄的来信:

“姑父大人:

      ……去年侄和跃东兄是同作顺成枋廊,但是自去年三月间跃东兄向人以及侄借了一笔款子,续后就不知去向,侄仍时常在找寻打听,然而无从知其往何处去。以前跃东兄还没有出走,他常提起说要去槟榔屿找其伯父,但不知他有否去其地,因我不知其伯父之住址,又很遥远,所以无从知悉。尚使姑父您知道其住址,望寄函去查知。此事情发生至今已年余,只因我恐姑父知晓会伤悲,以致不敢写信给您,望姑父原谅。至于以后侄会慢慢打听,姑父你老人家不必挂念。

      至此,并祝福安!

      侄颜金记书

      公元一九五三年八月廿日”

       梦断马来亚,梦碎南洋谋生路,林耀东不知所终,他的信息嘎然而止。(苏通海)
来源:福建侨报 2017年11月03日 05版 作者:苏通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