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十年前侨批中我读懂爷爷的中国心

陈少明及他从马来西亚寄回的家书。

      “我爷爷在马来西亚,和我们家人一直有书信往来,不过很多已经不见了。上次整理家务,意外找到这一封,很是感慨。”祖籍同安的陈端阳,在看到本报发起的“见字如面之侨批系列报道”后,回忆起过去的事,思绪万千,也拿出四十年前的侨批,与本报记者分享了自己爷爷的故事。

      文/图 本报记者 廖闽玮

      【爱国】

      从马来西亚归国参与抗战

      “溯自七七抗战军兴,当其时我年廿九,自念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是故同年十一月十二日统领槟城华侨救伤队回国参战。”——陈少明写于一九七七年七月十日

      陈端阳虽然仅与祖父陈少明见过一面,却对祖父的生平非常了解。“我爷爷毕业于陈嘉庚先生创办的集美航海学院,18岁就已是同安同龙小学的校长,还和嘉庚先生合过影。”陈端阳家里还收藏着祖父与陈嘉庚先生的合影。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祖父就下南洋到马来西亚槟城创业谋生,在‘七七事变’爆发后,祖父毅然和爱国华侨们回国参加抗战。”陈端阳说:“祖父当时在马来西亚已经成家,却在安顿好家人后,义无反顾回国参战。”

抗战胜利后,因为家人俱在马来西亚,已经三十七八岁的陈少明又回到了槟城,不过与陈端阳父亲之间的通信从未断过。

      【思乡】

      临终前惦记着落叶归根

      “虚度岁月,至今已是古稀白发老人,夜夜深思,甚恐‘生为别世之人,死为异域之鬼’,而自悲自叹。”——陈少明写于一九七七年七月十日

      “我父亲当时为什么没有和祖父一起出国呢?”谈起这个问题,陈少明笑着说:“一是因为父亲当时在集美求学,还未完成学业。二是老辈人的想法,出去闯总要‘留条根’在国内,否则与祖国的联系就断了。”

      不过,父子间每月都会通信。“当时条件落后,信件都靠乡村邮递员送到家里。每次邮递员上门,家人都非常兴奋。”陈端阳说,祖父还不时寄钱来补贴家用,在他的资助下,家人在老家盖起了四栋小楼。

      不过,祖父晚年渐渐生出落叶归根的心思。1977年,陈少明到香港做生意,特意拐道去了广州。当时,年仅8岁的陈端阳随着父亲和家中十多个亲戚都去广州和陈少明相会。这次见面,就是一直深刻印在陈端阳脑海中的,他与祖父的唯一一次见面。

      陈端阳微笑着回忆:“祖父见到我,非常亲切地抱着我,让我写字给他看,还说我写得好,奖励了我一支圆珠笔。”

令陈端阳感到十分遗憾的是,1983年陈少明和家人商议,过完1984年的春节就回国定居,可惜当年农历九月十九,祖父突发疾病去世了,没能实现落叶归根的夙愿。陈端阳说:“祖父对祖国深切的爱,对我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他虽人在异乡,但长期关心、资助家里,鼓励后辈,在我心中地位不可动摇。”

来源:厦门日报 2017年11月03日 B05版 作者:廖闽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