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代的情书多有味

      蓉子作家连日读了数百封侨批,我像穿越到上世纪的蕉风椰雨亚答屋里,南洋客工的苦况,生活的窘迫,思乡的愁绪笼罩全身心!

      手提一个篮子,短裤背心一套,水布一条,连把牙刷都没有。你说这样的行李多单薄?然而你可曾知道,这些下南洋的客工,他们背负着的,不仅仅是一整个家庭上下几代人的生计,他们承载的,是一个时代的苦楚。

      谁最清楚个中滋味?

      当数汕头侨批馆林庆熙馆长,他应是潮汕最困于情的人。不需要加引号吧?反正你懂的,这是大写的情:家国情、父子情、夫妻情、兄弟情、婆媳情、母女情、乡亲情…讲的话就是情话,寄的信就是情书,有血有肉,比徐志摩陆小曼的情更美更耐咀嚼!

      老馆长饱读诗书,温文尔雅,儒家之气迎面而来。如今镇馆,长日泡浸在十几万封家书里,情丝万里长,丝丝挂心间,侨批之于他,如数家珍,随口而来都是个中国好故事:

      不识字的客工,给妻子寄信,只画了一只狗,尾巴挂个铜锣。

      猜猜这什么意思?收信的妻子居然欢天喜地的向乡亲解读:九月尾,丈夫要回乡,那时节,敲锣打鼓真欢喜!

      不必一个字,灵犀点点通。诗画作家书,古人多文雅!

      再看两封手布诗:贱妻陈氏,纸笔持起,告达冤家,各事知机,……与君临别,叮咛谨记,妾入夫门,鱼水相依……王允王魁,君尔可比。……异邦金屋,檐宫娇媚。贪花乱酒,两地共见,诸人闻觉,将夫笑耻。

      丈夫的回信:致书回复,陈氏荆妻,良言相慰,保重玉体……身到蛮夷,出于无奈,……离情别语,五中久系……蹉跎岁月,误卿青年,并非侥心,亦非负义,妻你何必,芳心多疑。……琵琶别抱,或者可以,到此时节,任卿主意,……青楼花月,予未染指,食且不济,安敢拥妓!…

      看这对夫妻吵架,哀怨而文雅。

      夫妻情爱的侨批少见,居多是忧家忧亲长,问儿问家乡;有家国情怀的,有移民困境的,把这些侨批一封封摆出来,它就是一个时代的海内外侨民的生活画卷,细数着老华侨的心路历程,生活辛酸。忠孝仁义、亲情乡谊,全面展开……这样的中国好故事,现成题材!

      人在异乡,长年劳苦,灯下寄信诉衷肠,梦里回乡见亲人。寄钱回家,写信问爹娘,是他们全部的寄托。读他们信中长长一列货单,从布料到药物、食品、拖鞋……好几十样,好不心酸!今日的网购还有快递,羡煞古人矣!

      愧煞今人的,是侨批内的毛笔字。还有其文字,虽则欠修辞,但这些估俚文学,读起来情长万缕感人至深。其遣词用字,言简意赅,几无废话,亦无套词赘字。这类文字,用的是方言,而这一系的方言却来自古汉语,所以今日读来,颇有文言的简雅,也许只有网络语言能赶上其简练。

      从侨批,到微信,中国的百年盛世,就这般快步流星登场世界。

来源:新明日报 2017年11月18日 10版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