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根,不忘本

图一

图二

      今年10月,《厦门日报》推出“见字如面之侨批”系列报道,内容令人感动。在闽南侨乡,很多家庭都有海外关系,多年以前,很多家庭都能收到侨批。那是华侨对亲人的关爱和对故土的眷念。

      20世纪20年代,我先生的父亲和大伯、三叔三人离乡背井,漂洋过海下南洋。他们到印尼、马来西亚打工,后来到新加坡打拼。20世纪40年代初,我先生的父亲回家乡结婚后,便留守家园,照顾老母,生儿育女。由于儿女成群,生活拮据,常收到他兄弟的侨批,以解决生活困难问题。1960年,我先生考上北方一所大学,他的大伯和三叔很高兴,寄来路费,鼓励他努力学习。我先生大学毕业时,他们又寄来一块梅花牌手表和一支派克钢笔(图一),要他好好工作,做个对国家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20世纪40年代,大伯出资为老家的亲人盖了房。20世纪70年代,三叔则重新修缮了老家的房子。他们的姐妹或亲戚有困难时,都给予资助,对家乡的公益事业,也慷慨解囊。在新加坡,大伯和三叔并非富商巨贾,生活条件一般,但他们顾念亲情,克勤克俭,几十年来,坚持帮助家乡的亲人。

      20世纪80年代初,我先生的大伯想回故乡看看,他在新加坡的子女恐年迈的他经不起舟车劳顿,答应他等厦门机场建好,通航了,会带他乘飞机回家乡。可是,大伯1982年年底仙逝了,愿望没有实现。后来,我先生的三叔乘飞机回国三次,每次回来都带“三大件”等礼物送给亲人。我先生的大伯和三叔都嘱咐他们的下一代:不忘根,不忘本。他们的下一代做到了,纷纷回家乡寻根探祖。我先生的堂弟出生在新加坡,1985年第一次回乡拜祖,在新南轩酒店宴请在厦的亲友(图二),左起第二位即是我先生的堂弟——三叔的次子。近几年,我先生的堂弟们有回国旅游或做生意,也有回家乡看看,都说家乡变得更好了,厦门变得更美了。

来源:厦门日报 2017年11月28日 B08版 作者:非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