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行银票购置汽艇、年侨汇总额约占潮汕侨汇总额的50% ——启峰批局曾是潮汕著名侨批局

      “魏启峰批局”侨批事业的成功,同它的领导人魏启和在批局发展过程中,始终从经济角度出发,采取果断措施密切相关。仅以启峰银票的发行和汽艇的购置可见一斑。

      汕头位于韩江和榕江的出海口,1860年根据中英《天津条约》辟为对外通商口岸。资本主义国家在汕头开设洋行,发展交通事业。随着对外贸易和商品经济的发展,汕头成为国内外的重要贸易港口。商业和其他各行业也相应发展起来,逐渐形成一个大商业城市。

      潮汕人经常在汕头购买土、特产,送给居住国外及香港的亲友,以慰乡思。魏启和决心进一步抢占土、特产出口市场,为此需要大量的资金为后盾。为了筹集资金,聪明果断的魏启和于二十世记三十年代在汕头、揭阳一带发行“启峰银票”(提款凭证)。上盖有“魏启峰批局”或万丰发侨批局财务印章,由魏启和签名,方能生效。

      因为“魏启峰批局”资金雄厚,以诚信、快捷和服务周到着称,此时已“信用益孚”、“生意日隆”成业界楷模,是潮汕地区著名批局。所以,启峰银票得到社会公认。

      启峰银票的最大特点是免收任何手续费,纯属代收代付。潮汕地区的糖行、布店等大商号,与汕头都有商贸往来,携带巨款沿途有遭劫之险,启峰银票的发行犹如为客户充当标局,免费递送现金,深受各大商号欢迎,纷纷使用启峰银票。广泛流通于汕头、揭阳、普宁、丰顺、棉湖等地,常被当成货币使用。有的银票在社会上流通期长达一、二个月,在这段时间里,客户实际上为”魏启峰批局”提供一笔无息贷款。

      发行启峰银票的另一作用,是有利于“魏启峰批局”的资金运作。由于汕头交通便利,易于与海外联系,汕头万丰发侨批局逐渐发展成为“魏启峰批局” 家族企业的重心。揭阳“魏启峰批局”和揭阳棉湖(今属揭西县)杨政记批局的批款,多数经由汕头万丰发侨批局调拨。所以,揭阳“魏启峰批局”发出银票,所收到的现金无需解送到汕头,直接用于冲减万丰发侨批局应调拨往揭阳的批款。实际上,客户帮了“魏启峰批局”的忙。

      因为经汕头万丰发侨批局调拨往揭阳的批款数额巨大。仅靠发银票还不能解决问题,还需依靠汕头调制。万丰发侨批局每天收到大批侨汇后,要留足揭阳第二天所需批款,余额可存入银行,赚取一天的利息。为揭阳预留多少批款就是一个必须认真研究的问题,少留,则第二天会造成揭阳批款不足,延误送批时间,国外批局根据回批上所写的时间,可知批局未能按时送批,有损批局信誉;多留,则必然导致减少可用于存入银行的余额,影响批局的收益。

      因此,要求揭阳“魏启峰批局”每天收市前,向汕头万丰发侨批局报告第二天所缺批款。这样万丰发侨批局就可以在留足揭阳所需批款的情况下,把尽量多的侨汇余额于半夜前存入银行,因为银行里等钱用于应付一天之用者大有人在。

      问题是如何把半夜前预留的批款,于第二天开市前送达揭阳。由于揭阳和汕头间白天有汽车、轮船来往运输,轮船航程约4小时,夜间已经没有汽车、轮船班次。而且利用公用交通工具运送大量现金,资金安全也成问题。这就需要有自己的运输工具,把半夜前为揭阳预留的批款及时送往揭阳,汽艇正是为充分发挥资金作用而购置的。因此,抗战胜利后“魏启峰批局”购置玉中号汽艇。主要用于运送批款,也用于水路解送侨批和款待客人之用。

     (魏淑文 黄伟峰)

      “魏启峰批局”是潮汕地区著名侨批局之一。鼎盛时期,“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前几年的年侨汇总额,已逐步跃升至约占潮汕侨汇总额的50% 左右”。

来源:汕头都市报 2017年12月30日 11版 作者:魏淑文;黄伟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