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短篇到长篇、从创作到教唱,汕头本地文史学者鄞镇凯与潮州歌册“打交道”50多年 守望潮州歌册 保护潮汕方言

汕头以原创潮州歌册作品《四人五脚进汶川》参加第二届广东省民间歌会,受到评委和观众的好评。受访者供图

汕头本地文史学者鄞镇凯除了创作潮州歌册,还为青少年授课讲解。    受访者供图

由鄞镇凯创作的潮州歌册长篇作品《高绳芝》,讲述了潮汕著名华侨实业家、革命家、慈善家高绳芝的故事。受访者供图

      汕头以原创潮州歌册作品《四人五脚进汶川》参加第二届广东省民间歌会,受到评委和观众的好评。受访者供图“澄海上华玉窖村,高氏一族好仔孙。男耕女织幼课颂,耕读世家人斯文……”这一节富于潮汕乡土气息的歌文,来自汕头本地文史学者、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理事兼传播室副主任鄞镇凯先生创作的潮州歌册《高绳芝》。这部《高绳芝》,是他近年来创作的首部长篇潮州歌册。

      从青少年时代开始创作潮州歌册,到搁笔中止,再到重燃创作热情,鄞镇凯已与潮州歌册“打交道”50多年。如今,他再度进入创作潮州歌册的“高峰期”,在《高绳芝》出版后还将有两部长篇歌册作品面世。在创作的同时,他还不遗余力以进校园、进社区的方式推广、教唱潮州歌册,不断传播发扬这种用潮汕方言编写、有着整齐音韵和完整故事情节的说唱艺术。而他的最终目的,则是为了保护、抢救潮汕方言,让更多人特别是少年儿童既会唱、又会讲。

      他是潮州歌册的守望者,是潮汕文化的传播者,也是潮汕方言的保护者。

      潮汕民间特有说唱曲艺形式潮州歌册是以潮汕方言写作的长篇叙事唱本,属于曲艺范畴的说唱文学。歌册的说唱俗称“唱歌册”,是潮汕民间特有的说唱曲艺形式。

      潮州歌册起源于何时,至今还没有明确的记载,但有学者认为,它是由唐代以来的苏州弹词演变而成,形成于明代中叶,繁盛于晚清至民国。据了解,初始的潮州歌册都是手抄本,多有错漏。明清时,民间艺人着手将唱本重新整理成册。自清代后期以来,潮州歌册出现了木板刻字、石印、铅印、油印、缮印、影印等印刷本,并广泛流传于民间。

      据鄞镇凯介绍,潮州歌册是潮汕的“女书”。为什么这么说?原来,在以前的潮汕大地,无论是城镇还是乡村,随处可见潮州歌册说唱的场面。尤其在农村,几乎每乡每里都有一个让村民聊天休憩的“闲间”。每当夜幕降临,村民结束一天的劳作,梳洗完毕之后,便纷纷来到“闲间”谈天说地,而妇女们则更喜欢三五成群,唱起潮州歌册。而对于旧时妇女在埕头巷尾、门前树下吟唱潮州歌册的生动情景,他仍记忆犹新。

      在鄞镇凯看来,潮州歌册主要元素是故事加方言韵文,因而也可以说是“潮汕方言叙事诗”。他介绍,潮州歌册同小说一样,要有一个中心思想,主题明确,情节完整,并注重塑造典型人物。它比小说的故事性还要强,具有情节发展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等各个基本因素。因而,这种用潮汕方言编写、音韵整齐、通俗顺口的说唱艺术,便受到过去处于社会底层的广大劳动群众尤其是劳动妇女的欢迎。

      潮州歌册的歌文押韵也有讲究。据鄞镇凯介绍,歌文多为七字句,四句为一节,第一、二、四句押韵,必须押方言平声韵;第三句不押韵,末一字一定要是仄声字。每节之间要更换一韵。

      “这些规则是潮州歌册自身的艺术功能所决定的,并非故弄玄虚。”他介绍,押平声韵者,因为潮州歌册没有弦乐伴奏,诵唱者在唱到第一、二、四句押韵之处要通过拉长声来抒发感情,而平声的调值高扬,有利于诵唱者拉声,达到更好的艺术效果。每节换一韵则能使歌文层次分明,增强音乐感,充分发挥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青少年时代已开始创作歌册潮州歌册在民间流传数百年,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潮汕各地还有不少文化人仍在创作新作品。一些以革命故事为内容的新潮州歌册流行一时,在各乡村文化室及绣花场常有唱听活动。其中,如《白毛女》《杜鹃山》《红灯记》等都是脍炙人口的作品。由于深受民众喜爱,汕头曲艺团体也曾把潮州歌册搬上舞台演唱。

      鄞镇凯正是当时热衷创作潮州歌册的作者之一。从青少年时代开始,鄞镇凯就提笔写短篇潮州歌册,大多用在学校、农村、企业的黑板报上。后来,又经常应汕头市广播站和汕头日报编辑之约而写,并发表在报刊上。

      “当时发表的潮州歌册有《龙州和虎山》(与许秋合作),讲述社会主义新时期乡邻关系的故事,开头两节是‘桑浦风光数龙州,山明水秀景色幽,青枝绿叶四季旺,新开舵河绕村流。龙州隔岭是虎山,自古龙虎不相和,二个乡里二县管,代代械斗无年安。’还有一篇是讲述廉政故事的《闹宴》,开头两节是‘有一新事真正奇,家官大开公家钱,未婚媳妇把关紧,庆功宴上闹翻天。维修造厂陈旭刚,高龄圆圆三十双,身为厂内党书记,职位高来名声红。’”谈起过去创作的潮州歌册作品,鄞镇凯如数家珍。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在多元文化的冲击下,潮州歌册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受众的大幅减少,也让鄞镇凯失去了创作潮州歌册的热情。“听潮州歌册的人少了、唱潮州歌册的人更少了,更甭说写潮州歌册的人了。”与此同时,研究潮州歌册的人却越来越多,认为潮州歌册应被抢救、保护和传承。在多方呼吁之下,潮州歌册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

       将歌册说唱形式音乐化舞台化文化氛围使然,文化自觉使然,鄞镇凯有了重新拾笔创作潮州歌册的冲动。很快,他迎来了一次创作的机会。

       2008年夏天,广东省文联和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举办“第二届广东省民间歌会”。汕头市组建了队伍准备参赛,却苦于缺乏具有地方特色的表演作品。当时,就有人推荐了潮州歌册《英台行嫁》,认为潮州歌册是具有潮汕特色的说唱曲艺,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

       浏览全文


来源:南方日报(全国版)(数字报) 2018年03月29日 AII04版 作者:杨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