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厝连绵“富贵巷” 中西合璧竞风流

(黄玲/绘)

奎章巷14号走出一个“学霸”家族

      奎章巷不长,只有两三百米;巷子较窄,宽一米开外。漫步奎章巷,虽然古时立于小巷头尾的牌坊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但令人惊奇的是,巷子里仍然有不少闽南古大厝,其中门牌号12、14、16、18号是一片古厝建筑群。老街坊说,这几栋古厝原本是四川总督苏廷玉及其族人的产业,后因变卖易主,渐渐转入他姓。

      与西街和东街的街巷不同,奎章巷更多地体现了“中西合璧风”:一方面这里有200多年的清代古大厝、苏家小姐楼,另一方面生活在古厝里的人们,下南洋打拼寄来侨批侨汇,培养出一个“学霸”家族,建成小巷第一高楼……

      奎章巷14号

      清代古大厝牵出一个家族百年传奇

      100多年前,祖籍南安的黄和冬先生决心下南洋打拼,他到菲律宾做烟草生意,自此发了家。在二三十年的奋斗历程中,他积累了相当的财富和一定的社会威望,不仅让妻儿在南安老家盖一栋大房子,带走三个儿子培养,而且在他过世后,能睡铜棺材有白衣制服的送葬队。

      黄和冬短暂的50多岁人生,是20世纪初一波又一波下南洋的泉州人的缩影,他的故事和那些曾经寄回老家的侨批、侨汇,都印刻在奎章巷14号古厝的年轮里。

      菲律宾谋生发家 他过世后睡铜棺材

      一个春天的午后,在奎章巷14号古厝厅堂里,黄和冬的孙子黄达颖为我们讲述了祖父的故事。

黄达颖说,祖父黄和冬生于19世纪70年代,20世纪初前往菲律宾谋生,祖母赖定娟则经常在泉州和菲律宾之间往返。祖父做的是烟草生意,后来生意渐渐壮大以后,他把三个儿子都带到菲律宾,留下小儿子和两个女儿留守泉州,“闽南人有个老传统,就是‘唐山(指家乡)至少要留下一脉血缘’”。

      从前车马慢,那些年里,祖母去一趟菲律宾得花一个多月。菲律宾常年炎热,当时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是马,家里以前曾有一张祖父的骑马照,如今已无处寻觅。

      祖父是51岁过世的,死因不确定。过世后,他睡在一副铜棺材里,身后站着一列穿白衣制服的送葬队伍。这一场景被定格在黑白照片上,照片曾一度挂在奎章巷14号墙壁上,如今也不知去向。

      清代古大厝

      走出一个“学霸”家族

      1930年,在黄和冬过世后,带去菲律宾的大儿子,也就是黄达颖的大伯父回乡买下奎章巷14号的古厝。“大伯父除了在菲律宾的生意做得很好,他还在泉州中山路开了家医药公司,就是老泉州人说的旧医药公司。”黄达颖说,祖母带着两个女儿、一个小儿子住进古厝,最初的古厝也不是如今这般模样——

      这是一栋清代闽南古大厝,面积大约有300平方米,大门右手边是花圃和假山,正面是两层小阁楼,花园里种有石榴树,厝内有自己的厕所、洗浴间。1976年,黄家在古厝内添了两层石头房。

       黄达颖说,其实奎章巷12号、14号、16号、18号,原本是清代一大户人家的宅第,只是后期家族渐渐没落,部分宅子才变卖易主。14号可能是原宅主的书房、小姐阁楼和后花园。

      也许是书房风水庇荫书生,上世纪40年代,黄家出了第一个大学生,黄和冬的小儿子考上了厦门大学。黄和冬的孙辈们,也表现出读书的过人天赋,大外孙子曾是泉州高考状元,北大本硕连读,又拿着全额奖学金保送日本东京大学读博,还有一个孙子是高考全市第五名,另有两个考上厦大,几个表兄弟姐妹都拿过泉州市级贤銮奖学金。

      海外侨批汇款

      给予黄家人体面生活

      黄和冬留守泉州的妻子活到了96岁,两个女儿也都高寿,一个活到101岁,一个活到99岁,小儿子也过了八十大寿。而在漫长的岁月里,黄和冬三个儿子持续不断寄来的侨批汇款,让黄家人得以过上十分体面的生活。

      “逢年过节或是祖母生日,总能收到侨批侨汇,那几天的伙食就特别好!”当年的黄达颖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他至今依然记得,送侨批的是祖母相识一二十年的老友,每次送侨批的一来,他撒腿就跑去拿来父亲的“猴子印章”,然后兴奋地在侨批回单上盖章,“那上面有时写着‘500斤大米’,有时写着‘500斤白糖’,其实就是500元人民币!”

      原来,侨批是民间渠道,那时候不直接说寄了多少钱,而是说寄了500斤大米、100颗药丸之类的,没人在意后面那两个字是什么,而是专注地听前面的数字。“平常是三五百元,祖母生日就是1000元,是三个在菲律宾的伯父一起汇过来的。当时一个月工资才二三十元!”黄达颖说,即便是国家困难时期,家里依然能收到华侨汇款以及侨汇券。

来源:东南早报 2018年05月04日 A10版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