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乡社会的百科全书 九旬文史专家洪卜仁主编的《厦门侨批》出版

■九旬文史专家洪卜仁

■书中收入的侨批图片

      由年届九旬的文史专家洪卜仁主编的《厦门侨批》,本月初由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从收集资料、组稿到成书,历时三年多,期间曾三易其稿。

      文/图 记者 龚小莞

       图文并茂展示闽南侨批文化

      侨批,专指海外华侨通过民间机构汇寄至国内的汇款暨家书,是一种信、汇合一的特殊邮传载体。据考,“批”原本是闽南话“信”的意思。

      据洪老介绍,他受思明区侨联委托担任该书主编之后,在筹备阶段就大量收集材料,将近两年才出了首稿。后来,他和该书编撰团队又向汕头、漳州、泉州侨界等多方学习取经,补充数据,改到第三稿才成书。

      该书作者有长期研究侨批业与金融关系的中国银行福建分行原行长陈石,《闽南侨批大全》主编黄清海等专家学者。在侨批材料的利用上,该书重在挖掘旧报刊的侨批专题、日文侨批资料等,并吸纳了近年来厦门侨批研究的新成果,如厦大相关的硕士学位论文。

      该书探寻了侨批在厦门各个历史时期的演变及其对社会经济的作用,探讨了侨批业社会管理的形态,与政府、邮政、银行业的相互关系等,记录了侨批史上的逸闻轶事;整理出厦门有关扶持、管理侨批业的政策法规,各时期侨批馆店铺名号以及原始档案和旧报刊资料,尤其对抗战期间和解放后侨批业的经营情况,进行了较为详尽的解读。

      值得一提的是,书中收入许多侨批图片,图文并茂地展示了闽南侨批文化。

       厦门是闽南侨批的中转中心

      闽南人自古就有下南洋的传统,1842年厦门成为五口通商口岸之后,闽南人通过厦门港跨洋过海谋生者更多了,厦门因此成为闽南侨批的中转中心。

      洪卜仁说,当年,男人们出洋打拼,须寄钱回家养活父母妻儿,在银行、邮局等尚未设立时,代送侨批信款先由“水客”办理,进而由“批郊”代理,从而开启了侨批业。

      据文史资料记载,仅1891年,厦门本地就有“批郊”8家,其业务是发送和接收来自泰国、西贡、菲律宾等口岸的侨批信件。据史载,厦门各时期登记营业的民信局数目如下:1892至1901年30家,1902至1911年20家,1912至1921年64家,1922至1931年64家。1936年,厦门登记营业的头二盘民信局达84家,占全省110家的76.36%。

      洪卜仁说,早年从厦门港出发的华侨,不仅为侨居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他们常常在寄信的时候夹带钱,为祖籍地亲人的生活输入侨汇,侨批成为维系他们与家乡情感的重要纽带。

     《厦门侨批》内容,涉及亲情、乡情、国情、世情等,所述事情大到日寇侵华、海外局势,小到家乡变化、日常生活,是反映侨乡社会的百科全书。

        洪老提供苏警予侨批二十篇

      洪卜仁还为该书的出版提供了自己收藏的苏警予亲笔所书侨批。

      20多年前,洪老在旧货市场淘得民国时期厦门文化名人苏警予的《二庵手札》两册,内有不少作者从菲律宾寄往厦门的侨批,信中透露了抗战胜利后菲岛与鹭岛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的情况。《厦门侨批》摘录了其中的二十篇,并由市图书馆馆员吴辉煌进行了研究,原台湾辅仁大学教授麦青龠协助辨别其中不易识别的文字。

      吴辉煌说,苏警予的侨批,谈及其在鼓浪屿的家人生活费用,在1945年年中时,月需国币20万元,后升至30万元,又升至50万元。苏警予随函所赠亲友师长的礼金,从国币2000元起,升至5000元,后又到一万元,直至“国币两万元,请收沽酒,然不足供一醉也”。既反映时局民情,展现家国情怀,又有师友间诗文交流,兼具强烈的文学色彩。

      据麦青龠介绍,闽南地区的侨批信函,民国以前信文以古文语式书写为主,直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以后,才陆续加入些白话文体;常出现闽南方言语式造辞,如以“读册”表示“读书”,“生理”表示“生意”,“好势”表示“事已妥善”,“奉待”表示“侍奉”,“所费”表示“金钱用度”等等,形成独特的地域性特色。

来源:厦门晚报 2018年06月20日 作者:龚小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