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堤公园,穿越时光隧道

      前天几位同事在开玩笑,说汕头市区几个地方必须去:到市区的东海岸吹海风看夕阳,走进儿童公园看“恩”的母亲雕塑,来西堤公园感受“侨批”文化。

     我家住市区的东边,儿童公园就在家隔壁,周末是我锻炼身体的好去处,时常念读“恩”的内涵“妈妈把青春留给我,把岁月留给自己”。东海岸离家很近,是傍晚时分看夕阳遐思的理想之地。唯有西堤公园,在老市区的西边,交通也不方便,人多路窄,所以迟迟没有动心,周末我决定奔赴西堤公园看看。

     海风凉爽,春光迷人,南方的四季树木常绿。走进西堤公园,有一种穿越时光隧道的感觉,脚下清晰的“地图广场”,从“汕潮揭码头”到“四永一升平”,那就是永兴街、永泰街、永和街、永安街、和升平路,这些标识符号,见证了当年汕头从渔村、码头到港口、商埠的时代变迁,听到时光流淌的声音,曾经的繁华再现。

     在西堤公园,最有特色的是侨批记忆广场。半环形设计的“记忆之流”建筑,一封封侨批镶嵌在半环形内的瓷砖上,清水在上面缓缓流淌,就如流淌着岁月的痕迹,让时光把我们带到那个特殊的年代,感受祖辈离乡背井的创业之路。我不由得暗暗佩服设计者的智慧,为观者打开一扇情感之门,通向世界之路。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侨批,包含着多少人间悲欢离合,忠孝亲情意,家国情怀心。很多外地游客聚集在前面观看侨批内容,有个小青年大声朗读侨批上的文字,旁边一位老奶奶慈爱地看着小伙子,眉宇间舒展着笑意。另一处,一位老爷爷拄着拐杖,久久凝视这些侨批,手在颤抖,声音都咽哽了,想必他的内心是波澜起伏,想必侨批里也有他的故事,他的辛酸泪。我深深被这个场面感动了,思绪也幻化成记忆的小船,驶向远方。

     记得我三四岁时,邻居老姨侨居海外的亲戚寄来侨批,就到我家请老祖母写回批。老祖母是村里唯一的女秀才,每次帮人家写回批都用毛笔写,我总踮起脚尖仰望。邻居老姨口述着,老祖母就一笔一划地写,每个字都满怀深情,有时候看见到邻居老姨边说边抹眼泪,声音都哽咽了。亲人远隔千里生死未卜,维持联系的就是靠着一张薄薄的侨批,离别千里路遥遥,家书一封抵万金。带着侨批回乡的人称为“水客”,“水客”都是很讲信用的,惊涛骇浪也阻挡不了他们的回乡路,重重险阻也要保护好乡亲托付的侨批。他们从国外一回来,就有很多人围着他问亲人消息,收到侨批的人家就满心欢喜,等不来消息的人就忧心忡忡,甚至有的水客带来海外亲人死去的消息,一家人就会哭天喊地,悲痛欲绝,就在巷口烧起纸钱,红红的火焰伴随着悲切的哭喊声传遍村头巷尾,邻居也跟着抹眼泪。最可怜的是刚结婚老公就过番邦谋生的小媳妇,从分离的那一天就开始等待,等呀等,从小媳妇熬成了老太婆,青丝变白发,也没能再见上老公一面,一辈子就在等待中老去……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亲人的情思穿越千山万水,故土的情怀在异国的时空流转。不忘根,不忘本,潮汕人不管走到哪里,时刻记住自己根在潮汕。很多漂洋过海谋生的潮汕人,在异域成家立业,繁衍子孙后代,也要教会子孙后代会讲潮汕话。我的一位远房亲戚,居住泰国,我叫他老表舅,三代人都会说一口流利的潮汕话,从孩子学说话起就教他们说潮汕话,他们还做潮汕菜,过潮汕习俗。家乡情怀,家乡习俗,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潮汕人。

     一封侨批一段故事,一声乡音一段情,包含情感的侨批,凝结着潮籍侨胞的血汗,包含着海外侨胞的创业辛酸泪,承载着他们对故土亲人的思恋,展示了华侨华人的移民史,创业的心酸史。

     沿着临海长廊漫步,我的思绪不断飘散。眼前跨海湾的礐石大桥雄伟壮观,桥上车流穿梭,时代的脚步向前飞驰;夕阳西下,海面微波荡漾,回港的渔船,奏出幸福的音符,自由飞翔的海鸟,构成了一幅生动的画卷,美好新生活让人感慨万千。临海边的旧码头,伫立着一根高高的石柱子,上面写着各个国家地域的距离,这就是曾经有名的“过番纪念码头”。想象以前的祖辈,从这里出发,离乡背井异地谋生,大海茫茫,生死难料,海外谋生是多么艰辛的历程,人生难忘的记忆。潮人的自强不息、诚实守信、家国情怀,传承给一代又一代。祖辈的创业历程,给我们留下宝贵的生命启示,感悟生命历程,回归美好家园。

来源:汕头日报 2018年06月27日 A2版 作者:杜祝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