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邮专家揭秘潮汕侨批中的特殊“暗语”—— 藏在“孙子兵法”中的家国情怀

 

                                                讲座上,邓德勤向大家介绍潮汕侨批中的暗批。

                                   

    “附烟纸壹佰伍拾片正”、“门牌75号”、“分配番薯二十五斤”……在一段特殊的时期,潮汕侨批中浮现的这些字眼和数字,乍一看以为是在闲话家长里短,其实内有乾坤。它们事实上就是表示侨批批款的暗语,是特殊时期的非常举措。日前,汕头市彬园警史馆特举办了一场《批款采用暗语代替的潮汕侨批》专题学术讲座。主讲嘉宾是担任广东省集邮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省级集邮展览评审员邓德勤。讲座上,他用自己收集的系列潮汕“暗批”、“暗语批”,与大家分享了特殊侨批背后的精彩故事。

    潮汕先辈甚古之时就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与东南亚各国人民进行交往,明清以来侨居南洋诸国者逐渐增多。鸦片战争后,更多潮人因社会环境改变等原因背井离乡,远渡南洋,勤劳节俭,通过艰苦打拼赚钱来供养家庭,他们通过民间水客、批局及后来的邮政、金融机构寄钱回乡赡养家人,同时附上家书,这种银、信合一的侨汇方式即为“侨批”,是特殊的华侨家书。

      特殊时期“明批”转“暗批”

然而,华侨侨批寄汇并非都是一帆风顺。二战时期,在日寇的打击和压迫下,汕头和东南亚各国之间的侨批往来被割断,华侨没法寄钱回来,甚至连信也没法寄。于是一些侨批局实行暗中操作,“明批”转为“暗批”,通过秘密路线寄钱,如通过兴宁中转。

   1945年10月17日,一艘从马来亚启航的商船,徐徐开进汕头港。这是抗日战争硝烟甫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伟大胜利后,笫一艘南洋来的船只。港口人员顿时忙碌起来,汕头邮政局也派员前来,接到自珍珠港事件以来首次、最大一批邮件。

信件通了,批汇仍未恢复。“这时,就有华侨在信中夹带新币2元。通过这种方式寄钱给在潮汕的亲人。”邓德勤说。

 1945年11月,批信局全面收汇,因当时中国政府无暇顾及,所以与南洋各国外汇比率,尚无法厘定。以致马来西亚(含新加坡)邮局、银行沉淀了大量汇款,引起国际侧目。1946年3月,中国由上海中央银行代表,终于宣布了官方对外汇率。新加坡当地政府于同年3月18日宣布与中国正式通汇,并于同日宣布新的四条法令。其中规定华侨每人每月只能向对方一个家庭汇生活费,最高汇款额为坡币45元。并且,惩罚极其严苛,“任何人如触犯上列金融条例,将处以三年徒刑及罚款一万元”。

 “新中国成立后,东南亚各国配合西方仇华势力对新中国进行政治与经济的封锁,实行禁止或限制当地华侨汇款回国的经济政策,甚至逮捕、杀害侨批操作有关人员。”邓德勤说,然而,这一切都阻止不了华侨爱国爱家的行动,在这特殊时期,东南亚各国华侨不畏困难,冒着风险配合侨批局和国内各级部门采用隠秘的形式与南洋当局周旋,逃避其限制与禁止,开始“暗批”斗争,继续寄钱回家赡养亲人。

      千奇百怪的约定“暗语”

    据邓德勤介绍,特殊时期,批信到达汕头时,联号批局在侨批封上加贴了写批注意宣传条,提醒与指导侨眷如何正确书写回批以保护海外批局人员和寄批侨胞的安全。如宣传条内容为“写批注意:为使海外侨胞安全,回批切勿写寄款人地址及批局名称,也勿写收到银额,可用代名词。如收到港币伍拾元,可写成此次家中分配或供应米、麦、豆、番薯伍拾斤。余类推。”他指出,这一招,用的正是“孙子兵法”中的“偷梁换柱”。

 有趣的是,各个地方的侨民,约定的“暗语”也不同,邓德勤总结出,新加坡侨民多用“烟纸”、“氛”、“熏”等代替,而越南、泰国、马来西亚侨民喜欢以“米”代替,印尼则是“饼干”、“门牌号”等,砂拉越用“木雕”、“饲料”,柬埔寨侨民用过“酸梅”代替,同时,一些日产品、农产品、农作物等名词也被当时各地侨民采用过。

   “暗语批”其实只是暗批中的一种。“像这封1948年的侨批,上写‘金银券一万两千元’,实际是‘十二万’。来到国内后,侨批局会重新抄回‘12万’上去。这一招是孙子兵法‘瞒天过海’。”邓德勤接着展示了三个侨批封说,还有一招“化整为零”,比如当汇两百多元港币给家人时,一封为75港币(限额汇款坡币45元,相当于港币80元),超过的部分,再以别人名字寄给自己家人,所以出现两百多元分成三次寄的情况。

    在南洋当局禁止侨汇,但仍未强拆批信时,侨民采用表面看不出来的方式,侨批封没有提到汇款,信中再说明汇款,国内联号侨批局收到后再重新抄送侨汇通知书。“上面是孙子兵法‘暗渡陈仓’。”邓德勤一一总结道,另外还有一招“金蝉脱壳”,则是国外侨批局用邮票和航空签条贴住汇款金额,到了国内后再撕开。

     邓德勤生动地讲解和展示了千奇百怪的“暗批”、“暗语批”,让人大开眼界。“暗批”是特殊时期,侨批局采取的特殊方式。是侨批局、侨民和侨眷之间形成的一种约定和默契,承载着浓厚的情感。正如国学大师饶宗颐所喻,侨批为“海邦剩馥”,其中蕴含的海外华侨浓厚的家国情怀与不畏艰辛的精神。这些泛着历史陈旧感的侨批,记载了当时的社会状况,见证了海外侨胞的拼搏历程,更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

      本报记者 陈珊娜 文/摄

来源:汕头日报 2019年08月04日 06版 作者:陈珊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