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是菲华文化的矿藏

      《十九世纪以来晋江侨乡与马尼拉之间经济文化研究一一以晋江侨批为中心》一书收录晋江移民菲律该的历程,华侨移民手续的变迁,从侨批看华侨分布,晋江侨乡的形成,侨批对侨乡形成的推动作用,侨批中的侨乡建设,侨批信局遗址,侨批局的经营形态,安海侨批局的中心地位、分布和辐射,王顺兴信局研究,晋江侨批局的业务经营和信用文化,晋江侨批展现的海外贸易形态,以马尼拉为中心的贸易辐射圈,以安海为中心的贸易辐射圈,从侨批见菲律宾华侨企业经营,行云流水知雅意——书画艺术中的侨批,侨批中的华文教育与文化传承,侨乡教育与教育家,文化传承,菲律滨传媒和华文媒体,20世纪一个华侨家族研究一一以蔡天保家族书信为中心,一位菲律滨华侨的历程一一以詹廷团侨批为例,詹廷团侨批概况,人口迁移与移民家庭的维持一一以20世纪上半期跨国留守家庭为中心,华侨的跨国联系与经济支持,留守家庭成员与跨国留守家庭的维持,侨乡社会性别规范与留守妻子。
     
据晋江市档案馆馆长黄项飞与该书执行主编刘伯孳介绍,该书选择以马尼拉作为研究对象,主因是马尼拉乃晋江人移民的主要地方之一。闽南地区发掘出来的侨批百分之六十邮自马尼拉。在我的记忆里,有位报社的许老先生早年在侨批馆任职,他说为了节约邮资,有时会在邮票上涂一层透明的稀粥水,寄往福建后再剪下来寄回马尼拉,用清水把邮戳洗掉,邮票可重复使用多次。虽然这种方法有点不诚实,但在那种难苦的年月,赚钱不易,也就情有可谅了。
     
当侨批成为世界记忆遗产,中国大陆的文史界已把侨批研究与收藏当作一门大学问时,反观菲华社会,似乎没人多去关注侨批,也看不到侨批的踪影。是什么原因造成菲华对侨批的集体遗忘 ? 难道说,是我们忘记了先辈们的漂泊史了吗 ?

      原载202092日菲律滨《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来源:菲律宾《世界日报》蕉椰杂谈专栏 2020年9月2日 作者:王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