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属侨批收藏第一人 ——访梅州市侨批档案馆馆长魏金华

市长谭君铁于今年2月28日调研梅州市侨批档案馆。


      2013年6月19日,中国侨批档案申报“世界记忆遗产”成功,广东从而拥有了首个入选世界记忆名录的项目。其中,梅州提交的近2万件“客属”侨批,成为这次申遗成功的一大功臣,而拥有1.5万件侨批的梅州市侨批档案馆馆长魏金华,自然而然成为客属侨批收藏第一人。

      个人独资创办“侨批档案馆”

      侨批是华侨与家乡的亲人联系交流、带信带钱物的特殊文献载体,由海外华侨通过民间渠道或邮政、金融机构寄回,既有家书又有汇款凭证双重的特征。“有批就有钱”、“批一封,银二元”,这些早年流传民间的俗语和歌谣,唱出了侨批这种银、信合体的民间汇款凭证的独特性。

      为了抢救保护、收集整理、研读研究侨批文物,从事收藏30多年的魏金华在20年前就开始收藏、研究侨批,并在2009年6月经梅州市政府批准成立“梅州市侨批档案馆”,和汕头、潮州、江门由政府拨款成立侨批博物馆不同,“梅州市侨批档案馆”是省内首家由个人投资、提供馆场、藏品和开展研究的侨批档案馆,登记在册的侨批档案共计15500多件/套,是一家收集、整理、展示及研究客家华侨从清代至20世纪90年代,时间跨度近150多年的史料侨批档案馆。梅州市侨批档案馆几年来多次代表梅州市参加广东省档案局等单位主办的档案史料展览,2012年8月魏金华的“广东梅州侨批”五框邮政历史类邮集参加了广东省集邮展览并获得镀金奖,这是到目前为止梅州市在该项目省级以上综合性竞赛级集邮展览中获得的最好成绩,更为重要的是为侨批“申遗”成功作出了巨大贡献。

      海邦剩馥“世界遗产”的价值

      “侨批”被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认为可媲美“徽州契约”,赞誉它为“侨史敦煌”、“海邦剩馥”。为了探求这一“世界遗产”的价值,记者专程到魏金华的梅州市侨批档案馆采访,但见挂在墙上的、摆放在玻璃柜内的各种华侨文物,特别是数量众多的华侨华人从不同国家和地区托带回国的华侨信件,成为令人叹为观止“侨批档案” 。

      魏金华收藏的“侨批档案” 珍品、精品较多,时间最早的为清咸丰六年(1855),距今有156年历史,普通的纸质家信能保存150多年,实属不易;而抗日战争时期经“驼峰航线”实寄侨批封——从印度经中国昆明航空挂号寄发梅县雁洋的批信,贴有战时检查封条,封条上加盖有当时典型的带皇冠图案的英联邦八角形检查通过放行戳(PASSED DHF/04)和紫色检查戳(DHF/11),同时加盖有少见的多个印度国检查火漆封印,是极其稀少珍贵的信件;20世纪30年代在进口信件上加贴国内邮票很少见,而加贴欠资邮票并销邮戳的更是罕见,1933年3月8日印度尼西亚戎布禄寄梅县“谢集成”宝号转交的批信,到达梅县加贴4分欠资邮票2枚,盖销梅县邮戳,封上盖有表示欠资的“T”戳1枚;清朝末年印度尼西亚吻里洞林九兴先生保家汇兑带送回梅州镇平县(今蕉岭县)新铺圩林崇兴先生收的侨批,邮路清楚,印章清晰且多达9枚印章,品相完好,是清代难得一见的水客侨批封原件。以上几封侨批仅是魏先生从集邮的角度来分析侨批,如果再从历史、国际关系、金融、人文等方向入手探索,侨批又是大有研究的广阔天地。

      咬定“侨批”不放松

      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五华县的魏金华,从小就喜爱文物史料等收藏和研究工作。1996年他在潮汕杂志上看到一篇关于侨批档案收藏与研究的文章,他立即想到,521万人的梅州拥有360多万的海外华侨华人,而且分布在80多个国家和地区,肯定有非常丰富的“侨批”资源。因此,他开始收集、抢救、研究客家侨批档案。

      侨批文物散落在千家万户的侨属侨眷家中,能保存至今的已相当稀少,挖掘收集侨批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魏金华20多年来走遍了全市每个角落,东奔西走,经常劳而无功扮演“收破烂”的角色,不耻下问请求他人帮助指点迷津,提供信息,花钱不少,所得无多。侨批文物已历经100多年的天灾、战乱、改朝换代、人为灭失,特别是近30年来侨乡生活的改变,旧房改造,农村城市化的建设,使得遗存下来的“侨批档案”流失不少。目前能完整保存下来的“侨批档案”越来越少,偶有收获都是吉光片羽,视若宝贝。但魏金华这个硬打硬、实打实的五华汉子,硬是“咬定侨批不放松”,以“吹尽狂沙始到金”的精神,聚沙成塔、集腋成裘,成为收藏客属侨批和研究侨批最具代表性人物。

      魏金华说,“侨批”是一部展示清代至20世纪80年代华侨历史的百科全书,是华侨、华人历史见证的精髓,更是历代华侨、华人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也是世界文化的宝贵遗产,而如何对这些濒临灭失的侨批遗产进行收集、保护、传承,使命艰巨、任重道远。魏金华又说,“我喜欢侨批,关键是要抢救它、保护它。2008年我举办了‘客家华侨文物史料展览’,在展出之前很多人对华侨文物史料,特别是‘侨批档案’并不了解,更坚定了我收藏、研究、宣传侨批的决心和信心,从而填补了梅州客家地区‘侨批档案’的空白。”

      莫道收藏痴,谁解其中味。收藏能体现出个人的一种眼光,一种能力,一种在生活中随处发现美和价值的特质。魏金华的“侨批档案馆”珍藏的一封封薄薄的侨批信,不仅仅是一盏盏充实华侨历史,更是照亮华侨历史的明灯。

来源:梅州日报 2014年3月24日 07版 作者:罗金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