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有书法家林翀鹤的“侨批”

 

                                              本报记者_沈茜 秦越 文图

 

      本报讯 近日,晋江深沪的收藏爱好者吴先生拨打本报热线82003110说,他家收藏了几份清末民初泉州书法家林翀鹤与华侨友人许礼法往来的信件,也就是今年刚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的晋江侨批档案

  吴先生拿出四五份侨批,信件保存得较为完整,大部分是当年在泉州的林翀鹤回复给远在菲律宾的华侨朋友许礼法的信件,信上的内容多为家庭琐事,而林翀鹤俊逸秀丽的行书让人过目不忘,沉醉其中。

  我有一个爱好书法的朋友,前段时间他跟我提起林翀鹤的书法,我突然想起自己曾经收藏过此人的侨批。于是,吴先生回家仔细查找,果然找到了林翀鹤的亲笔回信。

  人们一般理解意义上的侨批,是指华侨华人通过民间渠道及后来的金融邮政机构寄回国内的家书及回款的凭证,是一种信款合一的家书。那么,从国内回复给华侨的书信也能叫侨批吗?记者咨询了晋江民俗专家粘良图。他说,华侨与家乡的书信往来便是侨批,这些由闽南华侨寄往家乡的信数量不多,所以珍贵。而林翀鹤回复给华侨的信件,如今又被带回了国,它比从海外寄回来的侨批还多了一趟,更加难得和珍贵,我认为应该也算侨批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后了解到,林翀鹤(1863-1932),字佑安,号一朴山人,泉州人。光绪卅年(1904年)与其弟林骚同榜登进士第,时人传为美谈。林翀鹤擅书法,尤长行书。其书法运笔轻快飘逸,善藏锋,不见其出入处,如古屋漏痕,混然天成,俊逸秀丽,别具韵致。

  书法家弘一法师看到他的作品赞叹说:斯人若居通都大邑,则书名大振矣。视之为当世福建书法界第一流人物。泉州洛阳桥蔡襄祠中四块石刻诗碑即出其手笔。

来源:晋江经济报 2013年10月6日 第3版 作者:沈茜 秦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