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中的那些动人故事

      侨胞常年生活在异国他乡,在没有先进通讯手段的年代里,侨批成为维系他们与家乡亲人情感的重要纽带。一封封侨批渗透着海外侨胞对父母长辈的孝敬之情,对妻子的思念之情,对子女的舐犊之情,对祖国家乡的眷恋之情。

  天涯羁旅 乡愁难释

  泰国华侨陈何桐通过侨批给自己的兄弟林桐寄来的三首诗,表达了海外同胞思念家乡的一片深情。其中一首诗写道:

  裁笺握管愁难开,雁阵鸳翼各东西。

  谁怜海外飘零客,未卜何时解愁眉。

  另一首题为《失眠》:

  三更辗转不成眠,依窗痴眺自沉吟。

  凄风悲雨添憔悴,一缕衷情叫谁怜。

  还有一首诗写道:

  一日离家一日深,万里迢迢难尽陈。

  外方虽然风景好,人人思乡一片心。

  三首诗流露出海外华侨内心永难释怀的乡愁,令人动容。

  家庭命脉 侨眷依托

  侨批是维系海外侨胞和国内侨眷的纽带,拯救了战乱和饥荒中苦苦挣扎的潮汕侨眷。在众多侨批档案中,最让记者动容的是泰国华侨杨捷寄给澄海妻子的侨批,寄国币5万元,信的备注栏里只写了一句话:“见信至切赎回吾女回家。”在兵荒马乱的年代,侨汇中断,家中断炊,不得不卖儿鬻女。这位父亲知道后心如刀绞,立刻寄钱回家,叫妻子赎回女儿,急切之中连多余的话都不再多写。短短一句话,读起来让人心酸不已。

  父母恩情 反哺意切

  泰国华侨陈鸿程的母亲不幸摔伤,他闻讯后心急如焚,写信给母亲:“慈亲大人尊前启者,今天由朱锦渠邮信内云及,母于上月底不幸跌伤,势颇严重,恕儿在外未能晨昏奉侍,实深遗憾。伤势如何,祈续示知,兹付港银伍佰元,为大人留身边零用。”吉隆坡华侨吴竞明于1936年给妻子的信中,谈到母亲去世时,悲切地写道:“哀之父母生吾哺劳,生不能尽养,死不能尽哀,不能亲侍膝下,亲视含殓,子职有亏,罪孽深重。本想回家奔丧,皆因天涯远隔,况又身边如洗,两手空空。”表达了对母亲的深情和深深的自责。

  舐犊情深 远程教育

  海外侨胞虽远隔重洋,但对家乡子女的舐犊之情丝毫不减,经常通过侨批进行“远程”教育,反复叮嘱他们要认真读书,精通一门技艺,堂堂正正做人。1931年,泰国华侨于辛在给妻子的一封侨批中写道:“吾闻来人所说,阿述别事当无学习,会唱曲而已。如是学作个工夫、手艺或者文字、音乐皆而可学,倘若会精,希望日后可度生。”信中还对儿子说:“你现行廿岁,全无学习一件,对人得住?吾在外闻之,赠(为)尔之耻矣。”类似的侨批比比皆是。

  夫妻情长 相濡以沫

  新加坡华侨林展开在写给妻子的信中写道:“和汝分别以后将近十载,时时念念。但吾自抵叻(叻是中国侨民对新加坡的称呼)之后,家情等负担并抚养二儿女皆是妹汝刻苦维持,完全妹汝受了千辛万苦,才有今日合家平安,为兄念之十分欢喜,甚是敬佩于汝也。”1946年,泰国侨胞陈汉澄在家乡澄海的妻子即将分娩,但他又不能回到她身边,只能在信中向妻子倾诉自己的牵挂:“贤妻妆鉴,自别之后,无时或释。想愚今日远离乡井,亦为环境所迫,虽人在外,终朝都是为挂于家庭。想妻你将欲生产,家无亲爱偃互,为夫实在难过矣。”

  艰苦奋斗 白手起家

  海外并非天堂,华侨背井离乡,出国谋生,筚路蓝缕,历尽艰辛。泰国华侨吴子云1947年写信给母亲说道:“瞿邦行情太苦,不能生活,日食难度,无银可寄,祈为知之。”纵然如此,他还是咬紧牙关给家里寄了一笔钱。1952年,马来西亚华侨闺娴给五婶写信说:“现在椰干一落千丈,市情不景,各地自杀之人不鲜,世界的人都在受苦,我们也是其中的一分子,实在可怜。”同时,他们自强不息,艰苦创业。1964年,华侨陈廉中在写给家乡祖母的信中说:“遇有暇时,则自研谙簿记之借贷法则,以应实际之需,因此乃从商者需有之常识,亦商家切要之项,孙无不随时当心,以图上进。”正是靠着这种艰苦奋斗的精神,华侨才能在海外扎下根。

  心系祖国 关怀乡梓

  华侨旅居国外,却心怀祖(籍)国,与祖(籍)国亲人心连心。1928年济南惨案发生后,吉隆坡华侨战笔在写给汕头侄子的信中说:“现在南洋群岛实行杯葛劣货,经济绝交,以制日本命源。如今侨民纷纷捐款回国,以赈济济南难民。无论资本家或工人,皆国民一分子,无一人敢逆命不题。”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更是激起海外华侨的爱国热情。新加坡华侨陈集勋在给母亲的信中说:“自中日战争之事发生后,叻地侨胞非常热心捐钱及捐衣外,另再抵制日货。又以叻地时常打死日本人,种种奇事,日日有之。”而当看到祖国建设的新局面时,侨胞喜不自禁,放声高歌。泰国华侨罗尧大1979年4月给侄儿罗培衡的一封侨批,由衷地说出自己的心声:“祖(籍)国广筑公路,交通方便,大兴水利、农工发展,国家强盛,国泰民安,况施行四个现代化,国际地位高昂,威震遐迩,华侨沾光不说,引为快慰尔。”表达了海外同胞的共同心声。(张雪超)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3年05月15日 作者:张雪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