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启峰批局百年始末

  魏启峰批局旧址。

  清朝咸丰年间,榕江平原的渔湖都出产夏布,细腻光滑,各地商家都喜欢行销产。梅兜村有个壮汉叫魏福罗,成年累月顶风冒雨,辗转奔忙于渔湖都108个村落的田陌陋巷,挑着担子挨家逐户收购苎布,在榕城与汕头之间穿梭往来,将所购夏布转销于埠头的行商。时长日久,魏福罗无意间结识了汕头埠一位外号叫“澄海伯”的老板,就是这位“澄海伯”,扭转了他一生的命运,也让魏福罗和他的儿孙们整整6代人,花了100多年的心血,跨越三个朝代,在潮汕的侨批史上书写了重要的一页。

  清朝道光二十年(1840)澄海东湖侨商黄继英在新加坡开创“致成”批局后,委托外埠人黄松亭于汕头首创“森峰”号批馆。魏福罗所结识的“澄海伯”,正是这位汕头埠侨批业的首创者、“森峰”号批馆老板黄松亭先生。开始时,魏福罗为“澄海伯”把番批从汕头背到揭阳、普宁、丰顺的村庄,帮助“森峰”号批馆开拓业务;同时,把收购来的夏布、土产送到汕头售给“澄海伯”,又为“森峰”在南洋拓展商贸提供了巨大帮助。由于同是到汕头创业的外乡人,加上两人性情相投、业务互补,共同的利益让他们很快成为莫逆之交。

  在黄松亭的扶持下,光绪五年(1879)“森峰启记”批馆在榕城开张创业,魏福罗受黄松亭委托担任这间小批馆的掌柜,为汕头“森峰”批馆代理揭阳、普宁、丰顺的侨批解付业务,同时继续兼营夏布生意。就这样,魏福罗从一名“批脚”嬗变为批馆掌柜。

  到光绪二十年(1894)年届六十的福罗老先生将业务交到儿子魏履巧手中,其时魏履巧年值34岁,正是年富力强之时,并且此前已在“森峰启记”协助父亲经营生意已达10年之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为了进一步扩大业务,他把族内众多子侄都拉到身边来。而这个时候,黄松亭已经在新加坡经营“致成”批馆业务,并且还在1906年融资200万银元开创了“四海通银行保险公司”,成为新加坡金融界的佼佼者,对推动当地经济繁荣作出了重大的贡献。由于新加坡的生意越做越大,黄松亭无暇顾及榕城“森峰启记”的业务,就提议把“森峰启记”中的“森”与“启”两字换位,婉让股份以馈谢魏福罗父子几十年来的功劳,自此,招牌就换成了“启峰森记”,店址也迁往衙前街,魏履巧开始逐步放弃夏布生意,专心一意经营侨批业务,使批馆的业务更臻成熟,为此后魏氏侨批业的发展奠定更为坚实的基础。此后,黄松亭又慷慨地将“启峰森记”悉数转让给魏家。

  到了民国年间,经过数十年的艰苦创业,魏氏家族已是羽翼丰满,“启峰森记”招牌也改成了“魏启峰批局”,而此时掌管这块金字招牌的,已经是魏履巧的三儿子魏启和及侄子魏启圃。1912年魏启和从父亲手中接过生意,“魏启峰批馆”正式独资经营,到1949年解放期间,魏启和经营的批馆声誉日隆,名甲潮汕。

  1922年,魏启和放弃原在榕城衙前街的店面,迁到新街营业,扩大规模; 1923年魏启和购置了坐落于当年汕头最为繁华的黄金地段永兴街123号“全丰杂货行”楼下的产业,在汕头开设分号,把业务拓展到汕头,并把“魏启峰批馆”的业务重点放在汕头,1924年,他又把汕头收批站改为“万丰发批局”。不仅如此,魏启峰批局还在汕头、揭阳发行了“启峰银单”,流通于汕头、揭阳、普宁、丰顺、汤坑、棉湖等地,凭单随到随兑,为分批人和收款侨眷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在潜心经营侨批业务的同时,“魏启峰批局”为了适应海外华侨对家乡土特产的需求,也兼营潮汕地区出产的各式杂货。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打拼,到了抗日战争爆发之前,“魏启峰批局”已是如日中天。随着战争爆发,潮汕侨属赖以生存的侨批汇路突然被切断,许多侨眷生活陷入困境。海内外潮帮批局为此焦急万分。在这样的形势下,魏启和派人冒险突破日伪军的重重封锁,几度把侨批由香港经海路偷渡到汕尾、甲子,再从陆路转往兴宁、揭阳,将侨批分送到侨眷手中,以解燃眉之急。尽管魏启峰批局成功突破了日军初期的封锁,但是所解付的侨批不仅批量少,而且极其危险,兼之解付不能定期,仅是短期救急之策。后来,在安南(越南)批局同行的帮助下,魏启峰批局开辟了全新的汇路,为抗战时期潮汕地区侨批业发展发挥了极其巨大的积极作用。这条汇路称为“东兴汇路”,于1942年春开始,将海外侨批汇集到安南海防,再越过国境线于广西东兴镇通过广东省银行汇往广东兴宁(东兴、兴宁均为国统区),由魏启峰批局驻兴宁办事处派专人领出,经丰顺、汤坑、玉湖至榕城解付,负责这一业务的批局职员一路翻山越岭、忍饥捱饿,还要避开军、匪侵夺,每一次都要历尽千难万苦。

  由于当时整个潮汕地区其他批局的汇路基本中断,海外侨胞的侨批均由东兴汇路抵达,据有关专家估算,当时由东兴汇路汇往潮汕国统区的侨汇,每月达越币1000万元以上,其中约70%以上是经由魏启峰批局收转。直至1944年冬日军发动豫湘桂,南宁失陷,东兴汇路被迫结束自己的历史使命。

  1945年秋,日军无条件投降,魏启峰批局第一时间派出富有经验的职员,从揭阳徒步抵达香港,再转道暹罗(泰国),又从暹罗急速赶回汕头,把战时积压的来、回批件带给海内外两地亲人。抗战胜利之后,汕头的批局又出现增多趋势,面对这一形势,魏启峰批局改变以往兼办委托代理的经营方式,转为专业经营,并积极向东南亚地区拓展业务。

  由于业务发展需要,魏启峰批局在抗战胜利后还购置了3艘货轮,往来于汕头与揭阳之间,此外还有一艘小汽艇“中玉艇”,专为接送客户、解付侨批、接驳交通之用。1946至1948年间,由魏启峰(万丰发)批局经手的侨汇总额约占全潮汕50%以上,魏启峰这家近百年的老字号达到了自身发展历史的最高点。

  魏启峰批局交到魏基坚手中时,已经是第五代掌门人了。魏基坚自幼跟随祖父辈在生意场上闯荡,在长辈良好品性的熏陶下,他成长为一个生活俭朴、性格谦和、处事果断的商人,在他刚刚20出头之时,就开始主理汕头万丰发批局的批务和商务。魏基坚头脑灵活,敢闯敢拼,甫一接任,他就争取到泰国曼谷“炳合丰银信局”的代理权,万丰发的业务蒸蒸日上,并在汕头市升平路一举购置了3幢3层的楼房,还与人合资在升平路合伙经营出口贸易的生意。

  每一封侨批都满含着海外侨胞对祖国和亲人的无限深情。

  解放战争期间,国币和关金严重贬值,当时的国民政府为摆脱危机发行了金圆券和银圆券,致使金融业加速崩溃,对侨批业务运作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令众多依赖侨汇生活的国内侨属面临困境。在这样的形势下,魏启峰批局急侨属之所急,坚持以港币为本位货币维持经营,深受海内外侨胞侨属的信赖和赞许。解放前夕,魏启峰批局的业务已经辐射到香港、安南、暹罗、金边、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和台湾等地,共有客号42家,侨汇总额在潮汕地区更是首屈一指。

  解放后,魏基坚继续主持魏启峰和万丰发的业务,一如既往、兢兢业业经营侨批,全心全意为侨胞侨属服务,并悉心教导、培养晚辈,他的大儿子刚刚懂事就开始跟在他身边学习,未满15岁就背着市篮往返于锡场、新圩、关埠、灶浦等地分批,从最基础的“批脚”开始熟悉侨批业务。

  1951年朝鲜战争爆发,万丰发积极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为支援抗美援朝捐献了大笔资金。1953年,魏启峰的掌门人魏基坚曾代表汕头市侨批工会到广州出席国家侨委召开的华侨福利会议。1956年,万丰发接受“社会主义改造”,批局财产折股归公,1958年并入“汕头市侨批联合服务部”,1973年开始归属中国银行管理,1979年完成合并工作。至此,这家百年老字号的历史使命终结。

  在1958年魏启峰批局被纳入集体合作经营的轨道之后,为保护侨户利益并为国家争取更多侨汇,批局对外仍沿用原有名号,与海外银号的侨批业务依旧保持独立不变。当时魏启峰的最后一任经理、第六代传人魏基强被推举为“揭阳县侨批联合会”办事处主任,曾出席全国侨批会议,并历任县华侨投资公司董事会董事、县华侨中学校董会董事、揭阳县政协第五、六、七届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据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所编《侨批文化》第四期《百年魏启峰 六代侨批缘》,作者江宁,略有删改)

来源:揭阳新闻网 2010年01月26日   作者:江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