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侨批员 一生侨眷情

      中新社文昌11月24日电 作者 夏宾

      1982年的一封跨洋家书,让海南省文昌市龙楼镇南里村的林道尊与亲人“破镜重圆”:失去联系三十多载,身在泰国的胞弟林道权有了音讯。但林道尊却不是信的执笔人。

      是谁为侨眷牵线搭桥?一张摄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黑白照片挂在中国银行海南省分行的行史馆里,因年代久远,照片边缘微微翻卷泛黄,照片上的主人公林树本正是亲手写信的人。

      头戴阔沿圆边草帽,一袭白衬衣配着军绿色的棉布裤子和胶鞋,照片里的林树本跨在那时还算得上是“奢侈品”的上海凤凰牌单车,骑行在海南文昌市的林间泥道上。彼时,他正奔波于文昌市文教镇与龙楼镇之间送侨批

      侨批员是林树本1977年12月从父亲那儿接过的职业,而侨批专指海外华侨通过海内外民间机构汇寄至国内的汇款暨家书,是一种信、汇合一的特殊邮传载体。

      “父亲从1956年开始送侨批,一直到1977年,我小时候还跟父亲一起去送过。”林树本告诉中新社记者,父亲林天标是第一代侨批员,靠着一双腿,翻山越岭,为不同村落的侨眷送去侨批

      作为侨批员,林树本牢记着“当天侨汇当天解付”的使命,也把父亲秉持的侨批第一时间送达侨眷的理念印在心中。

      “晨星未行,破雾而出,太阳西下,尚未归舍。”这是对当时侨批员工作状态的真实写照。“父亲常常是天刚亮就出门了,回家吃晚饭菜都凉了。”林树本回忆父亲时这样说。

      侨批员最忙碌的时候便是中国传统佳节。“端午、中秋、春节就会有很多侨批,但不管多少当天一定要送完,大年三十那天也一样,送完回来也都是晚上9点多了。”

      跟时间赛跑的侨批员还要和恶劣环境作斗争。林树本想起最艰难的一次:横在文教镇和龙楼镇之间一条20米宽的小河因前晚大雨使得河水暴涨、河流湍急,林树本只好把单车扛过肩膀,再用手臂护着侨批,硬是趟了过去。

      “当时河水已经到了这里。”林树本坐在记者对面,将衬衣掀到了胸口位置,一边说一边比划着。他补了一句:“已经寄回来的侨批不能因为我们工作的问题让侨眷等太久。”

      村口一声“批来了!”侨眷们簇拥而至满怀希望地回应着“有我的吗?”这是林树本跟着父亲送侨批时常见的画面。端茶送水,饭菜相迎,最朴素的招待是侨眷对侨批员不辞辛劳最真挚的感谢。

      “有的时候侨眷还会特意杀一只文昌鸡,留下我们吃饭,那可是我们这里对客人最大的尊重。”林树本说道。

      为文化程度不高的侨眷代写家书,把婚嫁、搬迁、孩子考上大学的喜讯传给华侨,甚至寻找失联多年的亲人;帮居住偏僻村落的侨眷捎去一些镇上才能买到的东西……父亲做过的事情,林树本一一践行。

      寄照片给海外亲人是当时侨眷们的迫切需求。80年代初,龙楼镇还没有照相馆,镇上东升农场的符之坚一家却让久居新加坡的亲人收到了一张从家乡寄来的全家福。这背后,是林树本从文教镇将摄影师请到侨眷家中拍照,让照片漂洋过海,让侨胞睹物思人。

      “我们给侨眷送侨批,帮他们做事,感情是非常好,而海外华侨收到家乡人的来信也愿意多寄侨汇回来嘛,我们也是在为国家争取外汇。”在林树本的心里,侨批员的工作有人与人之间的情谊,也有为国出力的情怀。

      据1953至1958年统计数据,经私营侨批业汇入的侨汇占海南侨汇总收入的80%至90%;中国商务部官网新闻披露,2015年全球侨汇收入5880亿美元,中国以其中10.9%的占比居全球第二。

      侨批员这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职业已随着侨批的消失而不复存在,但林树本现在时不时去到龙楼镇仍有侨眷跟他唠家常,会有从海外归国探亲的华侨特意邀他吃饭。

      在中国银行海南省分行的行史馆里,与林树本照片一起存放的还有一封封印着“马法银行”、“大众银行”、“福华银行”、“DGBANK”等字样的侨批,承载着侨批员们一生的侨眷情。(完)

来源:中国新闻社 2016年11月24日 作者:夏宾